东北浪妇刘淑芳全文(特别黄的短篇)最新章节列表

2022年9月14日13:57:48东北浪妇刘淑芳全文(特别黄的短篇)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什么,李青逃走了,没抓到?”

东北浪妇刘淑芳全文(特别黄的短篇)最新章节列表

        

下午四点五十,刘锐在驶往市委的路上,接到了那位警官所说的坏消息,既吃惊又失望。

        

那警官叹道:“是啊,水云间和他家里都没抓到人。”

        

“不过刘总你放心,追捕工作正在有条不紊的展开。”

        

“抓到李青只是时间的问题,耐心等一等就好了。”

        

刘锐献计道:“从李青昨晚随手抛掉一个SIM卡可以知道,他身边应该有很多无记名SIM卡。”

        

“他也需要和家人、手下保持联络,了解抓捕进展。”

        

“所以可以调查他家人及亲信的通话记录……”

        

那警官截口道:“嗯,我们会去查的,谢谢刘总提供破案思路。”

        

刘锐客气一番,挂了电话,想到李青已经出逃,那定滕龙翔的罪就有难度了,不由得叹了口气。 

        

“嗯?没来?”

        

赶到市委门口,刘锐没发现有费嘉伟的存在。

        

这厮是忙得抽不出时间,还是想要耍赖呀,怎么说好了不来?

        

刘锐看了下时间,还不晚,就停车在路边等了一会儿。

        

刚等两分钟,一辆黑色的凌志轿车开了过来,停在刘锐的车旁。

        

刘锐见车里驾驶位上坐着的正是费嘉伟,微微一笑:“嗯,不错,还挺有种。”

        

费嘉伟冷哼一声,道:“这话我正要跟你说,你个小脚色还真敢来。”

        

“还嚷嚷着去见贺书记,你怕是连大门都进不去!”

        

“所以接下来,你应该会想法逃避,估计会马上有人找你吧?”

        

“只要有人找你,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逃避赌约了。”

        

刘锐笑道:“你想多了,跟我来吧。”说着驾车驶向大门。

        

费嘉伟见他玩真格的,惊诧不已,半信半疑的跟了上去。

        

“后面那车跟我是一起的!”

        

在门口武警岗哨那里,刘锐亮出了自己的市府证件。

        

那武警看过他证件,双手递回给他,挥手放行。

        

凌志车里的费嘉伟看到这一幕,惊得合不拢嘴:“这小子居然有市委工作证?可他不是个小老板吗?他哪来的市委工作证?”

        

这么想着,他心头浮上一层阴影,感觉有点不妙。

        

二人先后驶入大院,把车停在停车场里。

        

费嘉伟下车后快步走到刘锐身边,问道:“你哪来的市委工作证?给我瞧瞧!”

        

刘锐淡淡一笑,道:“你这个大人物,什么没见过,还要看我的工作证?”

        

费嘉伟气得脸皮涨红,道:“你不用装腔作势,你怎么可能有市委工作证。”

        

“你肯定是街边花五十块钱,办的假证!”

        

刘锐笑道:“随便你怎么说,你高兴就好。”

        

二人脚步很快,不一时已经走进大楼里面。

        

说来也巧,刘锐刚走进楼里,迎面就走来了之前跑去临都宾馆要开除李湄的宣传部办公室那位肖主任。

        

刘锐认出肖主任的同时,后者也认出了他。

        

肖主任正犹豫要不要和刘锐打招呼的时候,费嘉伟满脸堆笑的迎上来,递出双手给他:“肖主任您好,真没想到能在这里碰上您,我真是三生有幸啊。”

        

肖主任一怔,仔细打量了他两眼。

        

费嘉伟见他似...

        

最新章节!

        

见他似乎不记得自己了,忙道:“我是市电视台的新闻主播费嘉伟啊!”

        

“您年前去市台调研的时候,我还跟您握过手呢呵呵。”

        

肖主任这才记起他来,递手跟他握了握,道:“哦,你是小费,我说对你有点印象呢。”

        

费嘉伟陪笑道:“您上次在座谈会上的发言,振聋发聩,令人深省。”

        

“当时我做了笔记,现在读来还拍案叫绝呢。”

        

“我还想着,您什么时候能再去台里调研,我好好跟您学习下。”

        

肖主任见他拍马屁拍得这么没有技术含量,忍不住嗤笑起来。

        

费嘉伟听出他在嘲笑自己,不由得脸红,不敢再说什么,低垂下头去。

        

肖主任转头看向刘锐,见他似笑非笑的站在一边看笑话,心头一动,回头问费嘉伟道:“小费你来市委干什么?”

        

这个问题费嘉伟回答不出来,抓耳挠腮的道:“这个……是这么回事……我是……呵呵……”

        

肖主任皱眉道:“你好歹是个新闻主播,这都说不清?”

        

刘锐悠哉悠哉的插口道:“他不是说不清,是不好意思说。”

        

“老肖你就别问了,赶紧闪开,别耽误我的事。”

        

费嘉伟听他竟敢用这种语气和肖主任说话,大吃一惊,当即表忠心喝斥他道:“你怎么跟肖主任说话呢?老肖也是你能叫的?”

        

肖主任听了刘锐的话倒没恼,毕竟连上司孙周都惹不起他,自己也只能逆来顺受。

        

但对于费嘉伟的表现,肖主任还是看在眼里的。

        

他暗叹口气,心道:“你这个小主播虽然屁都不懂,但难得有这份心。”

        

“可惜以我现在的职级,也提拔不了你。”

        

“你就等着吧,等我改天晋升了,我再提拔你!”

        

这么想着,肖主任对费嘉伟道:“小费,少说两句吧。”

        

“这位刘总,可是位大人物,我都惹不起他呢。”

        

说完之后,肖主任真的侧身让到一旁,表情复杂的看向刘锐。

        

刘锐理都没理他,径直走向电梯厅。

        

费嘉伟看到肖主任的表现却给惊着了,呆呆的看他半响,忽然回过神来,上前问道:“肖主任,这刘锐不过是个企业小老板,怎么您都惹不起他啊?”

        

肖主任摇了摇头,道:“你去忙你的吧,回头再叙。”说完走了。

        

费嘉伟目送他走出楼去,心中一阵惊愕:“连肖主任都说他是大人物,难道他中午接打的那两个电话是真的?他真的认识贺书记和伍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