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艺流浪汉番外&不知不觉中换了q

2022年9月14日13:52:10张小艺流浪汉番外&不知不觉中换了q已关闭评论

度假村建了一半都不到,绿化还没有动工,拉起来的横幅和警戒线或是阻挡前进的阻碍物上都贴着国望的标志以及一个有点眼熟的logo。

张小艺流浪汉番外&不知不觉中换了q

        

秦简将车停在最外围,准备正要喊路轸下车,却看见他一直盯着指示牌看。

        

“路总。”

        

路轸被打断了思绪,跟着秦简一起下了车。

        

“这个是……”

        

他指着国望标志旁边的那个品牌logo。

        

秦简脑子里仿佛有一个资料库一样,几秒后,他在大脑的数据库里将信息调阅出来:“林氏的标志,您认识的,林姝彤小姐家的。”

        

秦简正准备招呼路轸往前走,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是路留青给他打的电话。

        

上下级和重要性一下子就体现出来了,路轸挥了挥手,虽然他现在服务自己,但路留青才是他真正的老板,他示意秦简先去接电话。

        

秦简拿着手机走开了。 

        

远处传来汽车鸣笛的声音,是大型的绿色土方车。路轸后退了一步,避开了车队。

        

前前后后一共五辆车,尾气不太好闻。

        

五辆车上装的都是建筑动工需要的沙子,黄色的细沙因为颠簸从挡板之间的缝隙漏了出来。

        

等五辆车开走了,秦简的电话也打完了。

        

只是等他折返回去的时候却看见路轸蹲下身,不也嫌脏地抓起地上掉下来的沙子。

        

“路总。”秦简快步走过去。

        

只见路轸将那些沙子用力地攥紧:“找个袋子过来。”

        

秦简翻找车里,只找到了一个文件袋。

        

反正能装沙子就行,路轸将手里的沙子松开,接着用力地甩着手。

        

秦简不明所以,路轸蹙眉看着自己的手掌,摊开手心,掌心的沙子已经被甩掉了,但是还有深棕色的存留物,看着像是泥土。

        

“这沙子有问题。”路轸没卖关子,接过秦简递过来的水瓶,洗了洗手手,“但是别打草惊蛇,不确定是上面人的意思,还是下面有人吃回扣。”

        

秦简看着袋子,又看了看路轸有点惊讶。

        

他将沙子收好,告诉了他刚刚路留青打电话来的内容:“傅总的司机犯了事,但是被傅总保释了出来,而且还被送去了巴西。”

        

“巴西?”路轸将剩下的半瓶水递了回去,“你们怎么知道的?”

        

不久前他和傅宜才通过电话,他记得很清楚明明傅宜在电话那头说虽然是找她爸爸托关系了,但是连他们家都不知道那个人被送到了哪里去。

        

秦简没有避讳他:“我们安排在傅总身边的人。”

        

路轸总觉得有说不出来的不对劲的地方。

        

“你和爷爷说这两天见到傅叔叔说话的时候注意一点。”

        

-

        

下午忙得脚不着地的时候许拥川倒是时隔好多天突然出现了,抱着多多来了店里。

        

他说是路过来看热闹的。

        

温泱给多多切了块蛋糕,又倒了杯牛奶,用一个大订单告诉许拥川,看热闹是会“引火上身”的,他被迫系上围裙戴上口罩来帮忙。

        

许拥川这两天一直忙着在给多多上学前班的事情。

        

温泱算了算多多的年纪,确实可以去了。当一个自己看着出生的小孩上了学是一种岁月感的冲击。

        

相比宋航一有点内向,卢颖没一会儿就和许拥川还有多多变得很熟了。

        

不哭不闹而且嘴巴甜的小孩招人喜欢。

        

那些表演给温泱看过的“空气拉琴”和舞蹈动作也都表演了一遍。小孩子爱献宝,等黔驴技穷了也就自己歇息了。

        

一块蛋糕都不需要被人喂,自己拿着小勺子就吃完了,吃完之后还不忘自己拿着盘子走到收银台后面,垫着脚把勺子和盘子都放在水池里,两只小手放在肚子上朝着正要帮她洗盘子的卢颖鞠了一躬。

        

这样子把卢颖都给逗笑了。

        

“天呐,学长你女儿喜欢什么颜色的麻袋?”

        

温泱今天关门比较早,因为上次吃晚饭自己没有进地主之谊,就干脆今天连带着请了店里两个新员工一起吃饭了。

        

路轸叮嘱她少喝酒,但也让她玩得高兴一点。

        

一行人去了火锅店,许拥川先把多多送去了她外公外婆家才过去。宋航一是全桌年纪最小的,大家点菜的时候他还和家里人打了个电话,说今天要晚点回去。

        

温泱这会儿没敢喝酒了,卢颖和宋航一也不是能喝酒的人,桌上干脆就只上了饮料。

        

锅底是麻辣锅,卢颖知道许拥川是南方人,看他吃起辣锅来眼睛都不眨一下,倒是敬佩。

        

聚会氛围还不错,只有宋航一全程话不多,他是个很内向的人。许拥川看他这么内向却还出来干半服务性行业倒是很意外:“感觉自己在网上开一家网店更适合你。”

        

温泱接话打趣:“你这是遣散我员工啊?”

        

许拥川没这意思,但抬了抬眉骨,故作被她说中心思的样子:“今天来你店里体验了一番,觉得非常有前景,这不是要把人挤兑走了我自己上岗寻找光明的未来嘛。”

        

卢颖将肥牛卷沾上满满的蘸料:“没关系,相信我们温泱姐可以将店铺规模越做越大,到时候扩容成大企业。”

        

温泱笑:“开始捧杀了。”

        

三个人说说笑笑,反倒是一开始许拥川提问宋航一一直都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等大家都看向他了,他才慢慢开口:“我一开始投的是别的地方,但是后来老板联系了我。就……很缺钱,我自己也没有资金开网店做生意,所以只能出来上班。”

        

卢颖有种革命兄弟的共情感:“没事,我们这叫做未来亿万富翁预备役。”

        

大约是看宋航一总是不参与话题有一种拼桌的感觉,怕他尴尬大家都尽力将他拉进来,时不时还会特意问他一些问题。

        

“听你老板说你住在京郊?那你等会儿回去还有车吗?”许拥川随口关心了一句。

        

宋航一如实回答:“地铁要十点多才停止运行,我来得及。我家小区就在地铁旁边,从地铁站步行到家没多久。”

        

吃饭期间宋航一又接了两个电话,接打电话的时候说的是方言,像是和长辈。

        

他解释是家里人关心他什么时候回家。

        

温泱点了点头,想到一开始来吃饭的时候她明明有看到宋航一给家里人打电话,稍微有点疑惑:“一开始吃饭的时候没有和你爸爸妈妈打电话吗?”

        

桌边其他人的视线也纷纷投过去。

        

宋航一低着头坐在那儿,筷子戳着面前的料碟:“我爸爸妈妈去世了,我现在和我爷爷奶奶住在一起。”

        

往人雷区上重重地踩了一脚,温泱一时间表情都有点不受控制了,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许拥川。

        

但不知者无罪,父母是自杀的,这件事和别人也没有什么关系,所以宋航一让温泱不要放在心上。

        

火锅一起吃到了八点,许拥川先走了。卢颖准备去买点零食,最后只剩下温泱墨迹在最后,结完账出来的时候她没有想到宋航一还在火锅店外面等她。

        

两个人朝着自动电梯走过去,温泱还有些因为提到对方过世父母而感觉不好意思。

        

宋航一还是说没事。

        

两个人并排站在台阶上,随着电梯不断下行。

        

“爷爷奶奶身体还好吗?”

        

宋航一:“就是一些老年病,手脚不好眼睛也不太好。”

        

温泱总觉得自己好像又问错了问题,她知道老人年纪大了行动很不方便,思忖了片刻:“以后可以再提前点下班,家里老人挺需要你的。”

        

反正宋航一是甜品师,做完蛋糕之后主要任务也完成了。

        

“没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