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腰一沉进了我的体内&扣着她的腰来回冲撞

2022年9月14日13:15:33老外腰一沉进了我的体内&扣着她的腰来回冲撞已关闭评论

     

这话点亮了秦步月,她犹如拨云见日,看到了新的思考方向。

老外腰一沉进了我的体内&扣着她的腰来回冲撞

        

孟博斐没急着说自己的观点,而是把三种关于标签的评级方式,简略讲了讲。

        

主张以使用效果来评定星级的多是‘践行者’,也被称为激进派。

        

他们认为一个标签的使用效果越强则星级越高,当然这个强不局限于战力,像【哀毁骨立】这种使用效果很特殊的也会有很不错的星级。

        

主张以副作用来评定星级的多是‘哲学家’,也被称为保守派。

        

他们优先在意的不是“技能”够不够强,而是副作用和备注,这往往指向了标签的污染度,污染度越高的标签星级越高,趋向于迷失类的标签,无论使用效果是什么,都被放到了四星以上。

        

还有最后一种是根据精神体判定,这算是‘追梦人’独有的能力。他们的人格对于精神体感知相对其他人格强很多,李家和宋家的高层几乎人手一个精神类标签。

        

宋仪轻的【一方净土】,李老夫人的【明察秋毫】,甚至是李嘉择的【一叶知秋】都是精神系的,只不过宋仪轻和李老夫人自身位阶高,与标签的熟练度也高,所以使用出的效果和【一叶知秋】天差地别。

        

他们凭借自己对精神体的敏锐感知,再辅以精神类标签,把标签的精神体大小作为评定规则。

        

这就是三个派系的评定倾向,当然这三种都不是独立的,针对某些特别标签,会结合多方意见给出更客观的评级。

        

上次宋仪轻过来,一方面是他和孟博斐的老交情,另一方面也是结合‘追梦人’对精神体的敏锐感知,来进行多方判定。 

        

秦步月听得很认真,她很快就梳理了其中关系,拿小哀举例:“这么说的话,在激进派眼里,能压制高星标签的【哀毁骨立】,岂不是星级顶破天了?”

        

孟博斐:“再结合它的副作用,激进派能给到七星。”

        

孟博斐又道:“但在保守派眼里,【哀毁骨立】的副作用相对较弱,不算十分危险的类型,星级评定最多三星。”

        

秦步月这心犹如坐过山车,她小声道:“保守派就这么不看重使用效果吗?”

        

孟博斐:“保守派更看重副作用里的污染度。”

        

秦步月又问:“那在追梦人眼里呢?”

        

孟博斐:“宋仪轻不是给你答案了?三星。”

        

秦步月想到那黑米粒大小的【哀毁骨立】……

        

好吧,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但小哀是真的小,新来的【痴心妄想】更小。

        

孟博斐:“我说得非常简略,每一派的标签评定都是一门学科……”

        

秦步月知道他要念叨什么,抢答:“嗯嗯,感兴趣的话我可以去海大修习。”

        

秦步月想到自家会长先生是“第四派”,懂了这话的意思。

        

孟博斐:“无论激进派还是保守派,都有着非常复杂严密的权重计算公式,与其费心思琢磨这个,不如去学些更有用的。”

        

至于追梦人派的判定方法,显然海大不教,想学得去追梦人协会。

        

秦步月连连点头,这东西相当复杂,激进派也好保守派也罢,都只是重心偏移,其他数值也有着不小的参考性,至于到底是什么样的权重和公式……

        

秦步月十分庆幸,还好她不在‘践行者’协会,否则她就是最闪亮的那颗星,闪瞎人眼那种。

        

秦步月想到陈羡于对标签星级的羡慕,问道:“我们是保守派的话,为什么还会羡慕高星标签?”

        

孟博斐:“现在主流的评定方式是激进派结合追梦人,保守派已经是上世纪的概念了,尤其在两次战争结束后,激进派更是占据了主导地位,大家更倾向于根据使用效果来评定星级。”

        

在封闭年代,保守派肯定更流行,当政者多是考虑标签的危险性,不太需要用标签去战斗;

        

现如今十八圣人陨落,情绪场、迷失场时不时出现,先行者更需要用标签来战斗,肯定会倾向于激进派的观念。

        

久而久之,除非博学如会长先生,或者专门去查过相关资料,否则中低阶先行者很难知道保守派的概念。

        

孟博斐又补充了一句:“使用效果越强的标签,往往污染度越高,当然这是个概率问题,并不绝对。”

        

比如最开始的时候,孟博斐得知【哀毁骨立】能压制‘嫉妒’,他立刻发动攻击,怕的是高污染度。

        

后续通过对秦步月的细致观察,以及宋仪轻的精神体判定,知道【哀毁骨立】的精神体孱弱瘦小,孟博斐才放下心来。

        

秦步月点点头:“难怪激进派会成为主流。”

        

除了极个别的标签,保守派和激进派的重合度很高,比起风险人们显然更注重利益,使用效果越强星级越高更符合人们的思维惯性,保守派自然而然就被边缘化了。

        

孟博斐:“如今哲学家协会,连高层也开始倾向于效果论了。”

        

秦步月听出他话语中的失望,没敢接话。

        

孟博斐推了推眼镜:“我一直认为,每一枚标签都是特别的,比起所谓的星级评定,先行者自身的修行更重要。”

        

秦步月坐得笔直,听得专注。

        

孟博斐:“这个修行不只是‘人格’的位阶提升,还包含自我修养,想要真正发挥标签的力量,要去了解广袤的知识,去彻底搞清楚遇到的疑惑、困境,去慎重地思考,明白地辨别,更要敢于实践,切记体察。”

        

这话让秦步月想到了小学时背的名句:“博学……”话到嘴边了,忽地像被什么卡住了喉咙一般,怎样都说不出来了。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说不出来,这句出自《中庸》的名句,她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甚至连思索它都有些吃力。

        

秦步月猛地收住了思绪,不再回忆。

        

孟博斐还在说着:“任何一枚标签的详细信息都是简短概括的,需要先行者有足够的知识储备才能有所领悟,还需要先行者的不断摸索、探寻以及思辨,才可能发挥出使用效果……”

        

他察觉到秦步月的恍惚,以为是小姑娘听太多概念化的东西,有些头晕,于是换成了相对好懂的例子。

        

“比如北行,你们一起战斗过,想必对【谈笑风生】也有所理解了。”

        

秦步月已经平复了之前思考带来的凝滞感,点头:“嗯……能操纵风,控制力很强。”

        

孟博斐:“标签中使用效果和风有关的有很多,【谈笑风生】本身也有很多枚,对了,标签的分裂会影响星级,在没有组织数据库的查询权限下,可以通过精神体来判定,精神体越小,往往分裂出去的越多。”

        

“说回【谈笑风生】,不同的人持有这枚标签,发挥出的作用截然不同,我认识的一位老朋友也持有一枚【谈笑风生】,但在他手里,这是枚高速强攻的标签,他的单兵作战能力非常强,嗯,他持有前是一位武道大师。”

        

“北行持有【谈笑风生】后,因为性格原因更倾向于控制,所以他的训练方向多是风缚和风墙,还有一定自身速度加持。”

        

秦步月:“还和性格有关系……”

        

孟博斐眼皮微抬,看她:“比如【哀毁骨立】,胆小的会远程释放,把队友也笼罩在黑雾中,胆大的……”

        

他没继续说,懂得都懂。

        

秦步月清清嗓子:“我胆小,很胆小的,只是当时没招了。”

        

她也不想遛着一个迷失者一个污染者地绕柱跑,那不是挣扎求生嘛!

        

孟博斐收回话题:“所以,同名标签因为不同性格的持有者,也会有完全不同的使用效果。”

        

这倒是给秦步月解惑了,她在迷失场时一直疑惑于北行怎么不用【谈笑风生】打伤害,以她浅薄的理解,也觉得风箭的单体杀伤力不低,可北行一直没用过,现在看估计是习惯和经验固化了思维。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习惯了打控制,反而忘了自己也可以打出强力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