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我想要(H)&坐公交车被高c相关小说

2022年9月14日12:52:34老师我想要(H)&坐公交车被高c相关小说已关闭评论

     

顾星洛好半天都没有从这份震惊里回神。

老师我想要(H)&坐公交车被高c相关小说

        

房间里的光线恰是正好。

        

顾星洛慢慢的走到钢琴前,不真实的感觉格外强烈。

        

她伸手触碰了一下钢琴盖,冰凉。

        

江言琛走到她的身边,把蜡烛插在蛋糕上,然后用打火机点燃。

        

顾星洛垂眸看着他的动作,脑子里一时空白,竟然不知道说什么。

        

“许个愿?”江言琛出声提醒她。

        

顾星洛抬起视线看着江言琛。

        

烛火跳动,他的五官落下一层柔和的光。

        

她根本想不出什么愿望,但随即,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窜入了她的脑海,顾星洛心跳有些加速,还是乖乖闭上了眼睛。

        

过了几秒重新睁开,她吹灭了蛋糕上的蜡烛。

        

“你也一起吃吧,这么大一个蛋糕,我自己也吃不完。”顾星洛开口说。

        

“好,”江言琛定定地看着她,视线全然地落在她身上,他说,“会实现的。”

        

顾星洛抿抿唇,故作自然的说,“你又不知道我许了什么愿望。”

        

“那也会的,”江言琛说,“顾星洛的愿望都会实现的。”

        

顾星洛没接话,把蛋糕端到了餐桌上。

        

然后拿了蛋糕刀和纸盘,准备切的时候,却看到江言琛去了厨房。

        

“怎么了?”顾星洛手里拿着蛋糕刀过去,“你也……没吃饭吗?”

        

晚上的发布会有小型的商业晚宴,顾星洛以为江言琛多少吃了一点。

        

“吃了一点。”

        

“那你……”

        

“你不是没吃么,”江言琛烧了点水,然后说,“出去等会吧。”

        

顾星洛哦了一句,但也没走,现在时间还早,顾星洛想跟他找点话说。

        

然后她又试探着问了一句,“你真的,回来这么早没事吧?”

        

“没事。”江言琛在煮面,等待水烧开的时候,他回身,往桌子上靠了一下,“我早就做好准备了。”

        

“准备什么?”

        

“猜到你可能会早走,”江言琛说,“所以我跟公司里打好了招呼我要早点回来。想跟你一起的,结果你从侧门出去了。”

        

厨房里亮着灯,江言琛又说,“所以想给你个惊喜,也还好没迟到。”

        

“哦对……”顾星洛想起来,“我还以为是停电了,我给宋时轶说一句不用了。”

        

顾星洛去客厅给宋时轶发了条微信,那边人也没回她,顾星洛等了一会,江言琛在煮面了,她自己一个人站在那。

        

视线落在钢琴上,她的情绪像是坐了过山车。

        

从看到卖家消息的时候,骤然坠入谷底,那个时候顾星洛对“彻底失去”,好像也抱着一种只能接受的心态。

        

没想过,兜兜转转。

        

过了这么多年,这钢琴又回到了她的身边。

        

只是,顾星洛心里也挺酸涩的,因为这钢琴并不便宜,如果只是一个很平常的礼物,收了也就收了,但这钢琴,不论是意义,还是价格,都非常特殊起来。

        

就在顾星洛胡思乱想的时候,江言琛端着面出来了。

        

一碗普普通通通的寿面。

        

江言琛放在餐桌上。

        

顾星洛折回餐桌,切了两块蛋糕,这才后知后觉的看到蜡烛是数字24

        

她把其中一块放在他面前。

        

顾星洛安安静静地吃着面条,江言琛就坐在她对面陪着她。

        

顾星洛慢吞吞开口,没什么来由地说了一句,“谢谢你。”

        

“没事。”

        

“江言琛。”

        

“嗯?”

        

“我觉得,这得有来有往……我不是跟你划清界限的意思,我的意思是,”顾星洛斟酌着语言说,“这钢琴太贵了,你不用安慰我说不贵,我知道它的价格,如果你也有什么愿望的话,只要我能力所能及的,我也答应你。”

        

江言琛用叉子叉了一小块奶油蛋糕,手指修长,姿态松散,他靠坐在椅子上,视线看着她的眼睛,像一种极其直挺的危险意味,却又用着一丝略带笑意的语气问,“都能?”

        

顾星洛心脏漏跳一拍,又很没什么气势地补了一句,“得是我力所能及的……万一你要让我给你摘星星摘月亮,这也不太现实。”

        

“行,”江言琛意味深长地看着她,慢慢的说,“我呢,想要的也不多。”

        

“……嗯。”半天,他没继续说,顾星洛憋出来一个语气词,示意自己听见了。

        

“我就要一个答案,”江言琛慢条斯理地吃着蛋糕,他说的又慢又清晰。

        

有一种,很是危险的引诱意味。

        

顾星洛默默地吃面条,装作含糊不清,“什么答案?”

        

“你知道的答案,”江言琛笑了笑说,“如果你力所能及,那就在我生日的时候,告诉我吧。”

        

“你生日不是五月吗?”顾星洛说,“还有半年多?”

        

“你倒是记得挺清,”江言琛抬眸看着她,目光清明且深邃,“够了吗?”

        

“……”顾星洛咽下面条,有点傻地说,“应该……够了。”

        

江言琛吃完了蛋糕,往椅背上一靠,一只手还搁在桌面上,他盯着她看了几秒,“行,够了就行。”

        

“……”

        

顾星洛吃完了晚饭,江言琛帮她把蛋糕放进了冰箱,而后收拾了餐桌。

        

他准备回去的时候,顾星洛送他到门口。

        

江言琛拎着外套,出了门后回身。

        

顾星洛以为他忘带什么,刚一抬起视线,还没开口。

        

江言琛却微微弯下了腰,视线与她的对齐。

        

他身上清淡的气息,软软地拂过了她的鼻息间。

        

她猝不及防地看到他的眼睛,眉毛硬挺,眼眸深邃,像是月光下不知名的海,深深地吸附着让人沦陷。

        

“生日快乐,顾星洛,”他认真地说,“你所有的愿望,都会实现的。”

        

顾星洛都忘记了怎么反应。

        

她看着江言琛走向对面,然后输入密码开门。

        

她久久地看着他的背影。

        

好一会才想起来关门回去。

        

只是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

        

顾星洛的心跳悸动,脸颊泛热,眼眶也更酸涩起来,像是有一股情绪,如涨潮一般地涌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