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店老板与员工偷爱/刺激的偷老女人中篇小说

2022年9月14日09:16:51服装店老板与员工偷爱/刺激的偷老女人中篇小说已关闭评论

      

今天是新鲜的狗狗造型小崽!

服装店老板与员工偷爱/刺激的偷老女人中篇小说

        

自从他亲额娘赚银子了以后,收到的布料里,还有毛坯,夏芸萱对皮毛兴趣不大,倒是打扮小崽,热情高涨,跟张氏一拍即合。

        

夏芸萱有点子,张氏有手艺,两人简直就是双剑合璧!

        

别说她家小崽的颜值,啥打扮都能撑的起来,母子二人欢欢喜喜的出门,小崽也想乌库妈妈了,证据就是在路上,嘟囔着妈妈。

        

如今她家小崽已经知道了乌库妈妈的意思,只是乌库的发音发不出来。

        

天地良心,她真的只是想教孩子喊妈妈,因为觉得这个音比较简单。

        

作为一个末世穿越的人,妈妈真的只是妈妈的意思而已……

        

偏她还不能说,行吧,乌库妈妈就乌库妈妈了,还能溜须拍马,不错不错。

        

“我的乖乖,来看乌库妈妈了?”太皇太后已经翘首期盼,在看到小崽的时候,欢喜的说道。

        

“妈妈!”小崽也很配合,高兴的喊着,声音嘹亮且清晰,只是还喊不出乌库的音,八个月大的崽已经很了不起了。 

        

“哎!”太皇太后听到后更高兴了,抱着小崽欢喜的亲亲小脸,“我们小七真聪明!”

        

“七阿哥跟太皇太后可真亲呐。”身边的嬷嬷们都纷纷说道,不过也确实,一般大了的阿哥或许能教导说亲近太皇太后。

        

可谁能对一个小婴儿,从几个月大起就训练?

        

谁都知道婴儿是最不受控制的,这喜欢是真的喜欢。

        

“小孩子是最简单的,谁对他好,自然是跟谁亲。”太皇太后乐呵的问道,“我们小七是知道的,对吗?”

        

“啊!”对!

        

小崽在太皇太后那成为一群女人的中心地带,夏芸萱则是默默的退出,有太皇太后在,还能委屈了她崽?

        

她来着的目的是请安吗?不!她的为了事业!

        

香香可爱的小银子,快到她怀里来!

        

“瞧瞧,我今天有什么不一样了?”张氏已经开始忽悠,哦不是,是展示。

        

“今天的胭脂可真好看呀,衬的你气色真好。”庶妃答应贵人们已经围做一团,开始你猜我猜的游戏。

        

“那是,我可是特地做了点缀的,不会太艳,恰到好处。”张氏听了,注意力顿时就被带跑偏了。

        

“咳。”姐妹,你跑题了!

        

夏芸萱在一旁咳嗽提醒,实在是没眼看。

        

“不对,我问的是我身上。”张氏听到咳嗽声,立刻想起来,怎么就被带跑偏了。

        

“身上?”众人的目光落到了她的身上,“呀!”

        

“发现了吧。”张氏得瑟的说道。

        

“嗯嗯,怎么做到的!”众人是非常的有兴趣。

        

“哼哼,当然是好东西。”张氏眼神扫了她们一眼,别提多得意了。

        

有了张氏的宣传,再有她和夏芸萱这模特,不少嫔妃都有了兴趣,都是女生,谁还没点身材上的小烦恼。

        

平胸倒还好,大月匈的妹子就痛苦了。

        

夏芸萱也是没想到,穿越了以后,她也能体会这痛苦,现在她不是戴佳氏,她是妇女之友!

        

一群嫔妃约好了回头去她们小院里交流交流,不过以为夏芸萱这边是要卖裤衩子,那就打错特错了。

        

当然了,裤衩子也不能免费给,不然来的太容易,容易不珍惜。

        

完成今天的任务,就回去等着有人过来蹿门,当然不是嫔妃自己过来,聚集大批的嫔妃像什么样子。

        

到时候来了的宫女,一人抱一本册子回去,上面绘制的都是制作方法,尺寸都有明确的标注,生意不就自动上门了嘛。

        

康熙带着太子去了外祖家,夏芸萱在宫里头混的风生水起,光是小册子,都卖出去几十本了,这价格倒是不贵,也就几两。

        

一时间宫内都忙碌了起来,品级低的就自己做,品级高的有专门的宫女来做,只要针线手艺过的去的,都可以尝试做起来,本身这也没什么难度,有闲情逸致的,还能绣点自己喜欢的花样。

        

根本没人去关心皇帝带着太子去哪了,有那个时间不如想点在自己的内内上,绣点什么好看的花样。

        

康熙也没想到,自己心血来潮的带着太子去见他亲外祖,会发现,噶布喇居然病情严重,几乎已经是躺在床上等死的状态。

        

不管怎么说,这可是太子的亲外祖,更是他先皇后的亲生父亲,这么些年一直都默默无闻,让他少有想起来,没想到噶布喇竟然病成这样,康熙赶紧让人带着他的牌子去找太医。

        

赫舍里一家才叫震惊,怎么也没想到,康熙会带着太子前来。

        

“你们怎么能瞒着我。”康熙很是不解,要不是他心血来潮的上门,是不是他一直要等到来报丧才会知道?

        

“如今是多事之秋,皇上光是朝堂上的事都忙不完了,阿玛也不许我们去给皇上添麻烦。”常泰老老实实的回答。

        

见这大舅子老老实实的模样,康熙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也太老实了吧!

        

怎么跟他叔叔索额图完全不一样的?

        

想起那个每天都蹦跶的索额图,康熙只觉得,都是一家人,性格差的也太多了,就不能中合一下?

        

除去性格问题,这索额图的能力没的说,可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头疼。

        

抓着大舅子聊了一会,意外的发现,大舅子学识挺好的,这让他更好奇了,有这本事居然不来帮他?

        

这还真是冤枉了常泰,他不想吗?那是他阿玛不让,他们赫舍里一族已经够显眼,特别是他叔叔索额图性格张扬,这才嘱咐他低调再低调。

        

太子胤礽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外祖,还有舅舅,不过因为外祖病重,并不让他靠的太近。

        

看过戴佳氏给的画本,太子胤礽有心想要侍奉外祖,可又怕他阿玛不让,作为一朝的太子,他需要有他该有的威仪。

        

可这是他从未见过的外祖,是他额娘的亲生父亲。

        

“汗阿玛,我想留下来侍奉郭罗玛法。”最后太子胤礽还是提出了这个想法来。

        

“好。”康熙大概也是想起了之前的画本,子欲养而亲不待,无论怎么说,这都是仁孝皇后的亲阿玛,相信皇后若是还活着,也是希望让太子留下替她尽孝的。

        

因为发现阿布哈病重,康熙派人回宫同太皇太后说一声,今晚便住在了这里。

        

对此后宫中的嫔妃都习惯了,皇帝也不是每天都翻牌子的,像那些庶妃过了二十岁的,压根就没指望再被宠幸,最好的年华已经逝去,只能在这后宫里,慢慢在等待中老去。

        

“额云你这是真看开了吗?”夏芸萱看着张氏在那绣花,她则懒洋洋的将笔一丢,累了,爱谁谁吧,她只想休息!

        

赚钱不易!

        

只想吸崽!

        

可惜小崽在睡觉,不能玩。

        

“你啊,都在想些什么呢,我都二十出头了,在这后宫里,贵在有自知之明。”张氏拨弄了一缕掉落下来的头发,笑着说道。

        

“二十很大吗?这大好的青春,就浪费在这小院子里了。”是的,夏芸萱说不是紫禁城而是小院子,这皇宫也不是随处都能去的,冲撞了皇子要受罚,更别说万一撞上入宫里来的大臣。

        

宫中规矩森严,平日里她们都不会乱跑,横竖也就几个地方能去,比如御花园,就是那些嫔妃的住处,也不是想去就能去的。

        

“所以我很庆幸。”张氏温柔的望着夏芸萱,她已经将戴佳氏看成自己的亲姐妹。

        

“庆幸什么?”夏芸萱眨巴眨巴眼睛疑惑的问道。

        

“庆幸当初我做出正确的选择来找你。”张氏是真觉得,原本死水一般的生活,有了新鲜感。

        

“我也很庆幸啊,瞧瞧我额云多好。”夏芸萱如今穿的,可都是张氏亲手做的,要不认识张氏,她连身上穿的都做不了,更别提做月事带呢,压根不可能成功。

        

因为没有母乳喂养,夏芸萱早早的就来了大姨妈,唉,本来可以享受一下不来大姨妈的快乐。

        

结果因为有嫫嫫喂养,压根轮不到她来喂,这不,姨妈就早早来了。

        

“有你和小七,我一点都不觉得在这里难熬。”张氏想起与小崽的点点滴滴,忍不住微笑挂在嘴角下不来。

        

“真的?”夏芸萱眼睛亮晶晶的问道,她也很喜欢张氏,开朗张扬,要不是被关在这后宫,那该是什么样的存在?

        

好吧,在这古代几乎是不可能的,要说地位,现在的女性地位,可比晚清强多了,这时候的满族姑奶奶们各个擅长骑射,还都是带点武艺在身上的。

        

“当然是真的,你瞧瞧,这几个月,你和小七给了我多少欢乐。”张氏属于第一眼看,温婉淑女的,事实上性格开朗还有点大咧咧的。

        

“那是,我儿子多好玩啊。”夏芸萱骄傲,玩崽她是认真的!

        

“你可是亲额娘。”张氏没好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