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很暴力小说/噗嗤一声全根尽没惨叫

2022年9月14日08:32:54很黄很暴力小说/噗嗤一声全根尽没惨叫已关闭评论

“把头,你说这个墓有朝一日被人发现了,那得在社会上造成多大的轰动?估计电视报纸都会报道吧。”

很黄很暴力小说/噗嗤一声全根尽没惨叫

        

把头停下脚步,摇头道:“我希望这里永远不要被人发现。”

        

“为什么?”

        

把头看着我说: “因为......我们到过这里。”

        

我心想:“是啊....我们可能是七百年来第一次造访过这里的人,如果有一天这个地方公诸于世,我们这伙人,会不会也被发现?被我们深埋地底的封窑娃娃,会不会也被发现?”

        

穿过墓道区,主墓室石门出现在我们面前,门上采用浮雕工艺,雕刻了大量羽人飞天题材,由于时间太久,表面落了一层浮灰。

        

石门两侧,各立着尊一米多高的石雕,题材并不是常见的镇墓兽,而是雕了两只栩栩如生的“狼”,我还记得,左边那个狼的狼头上有个拳头大的凹坑。

        

党项人,契丹人,女真人,他们的图腾信仰都是狼,过去党项的男人还会把狼头纹在胸口部位。

        

人站在石门面前,心里有种被压迫的感觉。

        

“壮观.....”

        

焦九爷抬头看着,忍不住发出感叹:“这就是王陵的气场啊,干我们这行的,有多少人干一辈子都碰不到这种王陵。”

        

豆芽仔趴在门上,他向里看了看说:“这门关死了!里头什么都看不到啊!”

        

鱼哥说:“我们还有雷管,要不上炸药?”

        

“不行,土雷管炸小门行,你们看这石门有多厚,几根土雷管,炸不开的。”

        

焦九爷敲了敲石门,他认真听了回音后皱眉道:“石门后头没自来石顶着,能推开。”

        

“推开?”

        

“焦爷,这能推的动?!”

        

“应该推的动,都来一起试试。”

        

所有人放下包,双手按在石门上。

        

“我说到三,都用力。”

        

“三....二,一,推!”

        

所有人一起用力!

        

我想的推不动,没想到,石门真就被我们一点点推开了!

        

“好!够了!”

        

厚重的石门被推开一道缝,豆芽仔第一个侧着身子钻了进去。

        

我钻进来后闻到了一股发霉的味道,举起手电一照。

        

触目惊心!

        

像冬天下雪了!

        

在主墓室四面墙上,到处白花花的!

        

真是 一幕奇景,就像冬天的雪花落在了墙上!

        

而且鼻子能闻到空气中,有很重的发霉味儿。

        

把头皱眉说道:“这墙上长的都是霉斑菌,小萱,把口罩给大伙发一下,这里空气不好。”

        

带好口罩,我们举着手电去找棺材。

        

墙上有壁龛,里头放着大量生活用具和人形陶俑,此外,还有两个刷了漆的大木头箱子放在墙角,不知道有什么。

        

豆芽仔找出麻袋就要装壁龛里的随葬品,我拍了拍意思是先别慌,先找棺材,往往棺材里的陪葬品才是最值钱的。

        

找了一圈,很快,看到了一具浑身包着绸缎布的棺材!四平八稳的放置在墓室西南角方向。

        

所有人都震惊了!

        

因为包着棺材的绸缎太新了!怕是说刚做的都有人信!

        

焦九爷咦了一声,他皱眉道: “不对劲,这怎么回事儿?”

        

“墓里长了霉斑菌,绫罗绸缎这类有机物,没理由能保存的这么完好,奇怪....难道这不是绸缎?”

        

围过去看,焦九爷和把头同时伸手摸了摸,他们又同时收手,看向对方。

        

把头皱眉说:“这不是布料,是骆驼皮......”

        

我伸手感受了下。

        

看着像绸缎,但手感不像,就是骆驼皮。

        

而且是经过特殊处理的骆驼皮,可能很久之前泡了某种能长久保存的药水。

        

移开驼皮,瞬间,一抹扎眼的红色映入我眼中。

        

驼皮之下,竟然是一具保存状况非常好的红漆棺!

        

颜色惹眼,像刚刷上去的红漆,很新!因为有驼皮棺罩的保护,棺材上连灰尘都看不到。

        

古代棺材一般就四种颜色。

        

红棺,黑棺,金棺,白棺。

        

金棺指原木原色的棺材,白棺指石棺,至于红漆棺,基本葬的都是女的。

        

难道....李現变性成女的了?

        

还是说他就喜欢红色?这说不通啊

        

“王把头,你们快看!墙上都是些什么东西!”我正走神,忽然听到阿春大喊。

        

扭头看。

        

长满霉菌斑的墓墙上,突然出现了大量的跳马虫,这些跳来跳去,看的人头皮发麻!而且在几秒钟之内,眼看着数量越来越多!

        

豆芽仔结巴问:“把.....把头,哪来这么多虫子!不会把我们吃了吧?”

        

豆芽仔刚说完这话,一群的跳虫,瞬间朝我们几个身上扑来!

        

“呀!”

        

“走开!走开!”

        

小萱挥舞着手连声尖叫,豆芽仔大喊卧槽,我头发上!后脖子那里!落了上百只跳马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