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动着快给我&他疯狂地在她体内冲撞

2022年9月14日07:55:32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动着快给我&他疯狂地在她体内冲撞已关闭评论

      

见此,邪神又气又恼,徒弟对自己的师父抱有异样的心思就罢了,这师父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对自己的徒弟居然也有觊觎之心。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动着快给我&他疯狂地在她体内冲撞

        

真是好一对师徒!

        

她也不管陆始渊是不是误会了她的意思,反正就在内心把他们师徒二人都骂了一遍。

        

而后,邪神终于出手了,萧凄寒脑袋里的负面情绪通过两人紧紧相贴的额头传入陆始渊的脑海之中,然后被她尽数吸收。

        

这股负面情绪太过浓郁,也太过复杂,吸收之后顿时化为一缕又一缕精纯的能量,让得邪神舒服的甚至发出了几声轻哼。

        

陆始渊被邪神娇美的哼声叫的头皮有些发麻,但萧凄寒逐渐施展开的眉眼,还是让他放松了一些,这代表她的痛苦减弱了,果然有用。

        

只是陆始渊意识到什么,心脏忽地跳漏了一拍。

        

邪神吸收了负面情绪,不就代表她又恢复了力量……

        

但跟之前的阴谋相比,这次便是实实在在的阳谋,哪怕陆始渊明知如此,也不得不让邪神吸收萧凄寒脑海里的负面情绪。

        

而且陆始渊深知萧凄寒的性格有多么偏激,她的情绪只会比常人更加激烈。

        

许久,萧凄寒小脸上的表情重新归于平静,变得恬淡又安然,陆始渊知道她脱离了危险,额头离开了她的玉额。 

        

不过他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原因无需多说。

        

邪神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发自内心的愉悦笑意:“多谢款待,你徒弟的味道很不错,不过还是没有你的好,你的味道……是最美妙的。”

        

陆始渊低声道:“那真是多谢了。”对他的负面情绪有这么高的评价。

        

“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邪神故作惊讶,尾音微微上扬,好似勾人的钩子,“你我结了血契,难不成还担心我伤害你不成?”

        

任谁都听得出邪神此刻的心情极好,与之相反的则是陆始渊,他抿脣不语,内心有些不安。

        

他当然在担心这一点,除此之外就是邪神在之前就有手段能影响他的情绪,现在恢复了不知多少力量,谁知道她会不会有更多的手段?

        

但事已至此,邪神已经恢复了力量,这一点是改变不了的,陆始渊唯有一声轻叹。

        

正在这时,银发少女缓缓睁开了眼眸,一双眸子微有迷茫,而后逐渐清亮起来。萧凄寒身上的气息相比之前也有了不小的变化,更加沉凝了。陆始渊有些惊讶的发现,她法力的凝聚程度居然只比他差了一丝,这就是完美道基?

        

而她整个人更好似脱胎换骨了一般,最明显的就是她的肌肤,变得愈发娇嫩,好似一掐就能出水,银发丝滑、柔软的仿若丝绸。

        

陆始渊问道:“突破了?”

        

萧凄寒轻轻点了点螓首:“嗯。”

        

“那,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陆始渊仔细观察着萧凄寒,想看出方才的情况有没有对她有没有什么影响。

        

但一番观察下来,她似乎跟之前没有什么变化,只有外表越发明媚,在这般尚小的年纪,就已经能隐隐看出长大之后的一丝动人姿态来。

        

萧凄寒又摇了摇头。

        

陆始渊暂时安心下来,殊不知少女深深凝视着他,眼底深处终究有了不同,似乎多了一丝……依恋。

        

实际上,方才外界发生的一切萧凄寒都感知的一清二楚,身为修道者,要突破大境界,必须要感受天地与万物,又怎么会失去对身体的感受?

        

所以,陆始渊对她做的一切,她都清晰感受到了。

        

就如同突然涌现的过去的记忆一样,萧凄寒尚不知发生了什么,就沉浸在了以往的痛苦之中。她仿佛回到了那个最弱小的时候,遭遇的所有痛苦都再度感受了一遍。而在她的情绪在逐渐丰富起来后,她就再也无法忍受那深入四肢百骸的疼痛。

        

她恨不得杀了阎邪子,杀意因此滋生。可那都是她曾经的记忆,是已经发生过的一切,她又如何能改变?只能默默承受着,好像溺水一样,身躯在湖里愈坠愈深,无法呼吸,窒息与绝望包裹住了她。

        

也就是这个时候,一只手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把她猛然拉出了湖中,让她得以重见天日。

        

他又救了她一次……

        

萧凄寒低头垂眸,不让陆始渊看到她眼里的情绪。

        

他这样,只会让她更不想叫他师父……

        

就跟邪神所说的一般无二,萧凄寒突破结束,一道身影仙衣无尘,裙诀飘飘,道主也回来了。

        

陆始渊看向道主,果断道:“道主,发生了什么?”

        

道主平静道:“一只凶兽在渡劫,恰好丹玄宗也感受到了那里的动静,有人来此,本宫与他简单交流了一番。”

        

陆始渊眼神微沉,这未免也太巧了一些,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让萧凄寒陷入无人可助的地步当中。

        

如果不是邪神,哪怕他在这里,也难以帮助萧凄寒。

        

再者,邪神手段再多,总不能连丹玄宗的强者也能算计到吧?

        

邪神话语微冷,轻哼一声:“我说了不是我,还在怀疑。”

        

陆始渊却不愿意相信天道要针对萧凄寒,瑶光境突破到开阳境尚且如此,修为再高一些,怕不是下一次突破就有雷劫了?

        

陆始渊更宁愿这是一场巧合与意外。

        

邪神冷笑:“你现在脑子里的想法,跟一些自欺欺人的人没什么区别。”

        

陆始渊心道那还是有的,至少他会为萧凄寒的下次突破提前做好准备。

        

道主把目光落在萧凄寒身上,轻声道:“把手拿给本宫看看。”

        

萧凄寒抬起头,眼底的情绪已然收敛,听话的伸出了一只手。

        

道主探出两根玉指捏在她的皓腕上,两女的肌肤都白得发光,让陆始渊一时有些晃了神。

        

道主的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笑意,清丽动人:“完美道基。”

        

陆始渊问道:“有什么效果吗?”

        

道主只是吐出了四个字:“同境无敌。”

        

“当然,其他人也有完美道基,无敌只是一种表述。若是想要在修道路上走得更远,完美道基不可或缺。”道主看了陆始渊一眼,“清月也是完美道基。”

        

陆始渊怀着一丝希望:“那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