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刘禅和安琪拉在房间/我与岳的性真实小说

2022年9月13日13:53:31王者荣耀刘禅和安琪拉在房间/我与岳的性真实小说已关闭评论

    

“这把短刀怎么了吗?”

王者荣耀刘禅和安琪拉在房间/我与岳的性真实小说

        

宇智波带子好奇地看着眼前男人把弄手中短刀的模样,她能看得出来,他的脸上带着些许思念与感慨。

        

“这把刀曾经是我的所有物。”宇智波斑回答说道,“不会错的,你看这里。”他缓缓抚摸着刀鞘,紧接着,解开了刀柄上缠绕着的柔软吸汗布料,只见下面赫然刻着一个小小的宇智波图标。

        

“这个只能证明这是宇智波的所有物吧?尤其,这还是忍猫出品的,打上这样的标志很正常。”宇智波带子倒是不怀疑眼前人的话,毕竟他也不是为了霸占某个武器就胡扯的存在,如果他想要他会直接抢——别问她为啥知道,反正她就是知道。所以,她说这话,就是纯粹为了抬杠。同样别问,问就是本能。

        

“你年纪轻轻的,眼睛也没见多好使。”宇智波斑冷哼了声,“算了。”他伸出手抓住眼前少女的手,将她的手指按在了那个小小的图标上,沉声说道,“摸。”

        

宇智波带子挑了下眉,然后,指尖一点点摩挲过去,发现图标内确实有着一行小小的暗纹,她摩挲着读了出来:“mada……ra……斑?”

        

“嗯,我的名字。”宇智波斑低头看着手中的短刀,身上有些思念地说道,“这是我父亲送我的礼物,在我第一次出发去战场活着归族后。”

        

“为什么不是之前?”宇智波带子好奇问道,“这样的话,难道不会胜率更高?”

        

宇智波斑理直气壮地回答说道:“如果第一次上战场就死了,这玩意掉落在外,损失也会更大吧?”

        

“……”喂喂……你们父子俩是不是有点现实……

        

“而且,如若连最初之战都无法撑过去,也就说明我完全没资格承担起‘族长长子’甚至‘下一任族长’的责任,也就自然没有资格拥有这种好刀。父亲将它留存下来,送给下一个优秀的孩子,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宇智波斑神色淡然语气镇定地说着有些残酷的话,但是,他们那个时代的人,确实就是这样生存的。事实上,就算是如今这个世界,在他看来,也顶多就是好了那么一点点,对基本的“弱肉强食”的本质压根没有变更。 

        

最利的武器、最强的忍术、最烈的美酒、最好的女人……

        

一切的一切,只有强者才配拥有,也只有强者才能够守住。

        

宇智波带子默默注视着眼前人眼眸中升腾起的欲望,越是相处越是觉得,这人简直是“行走的欲望化身”,只要还活着,就一定会持之以恒地继续追逐追逐追逐——

        

直到流干最后一滴血耗尽最后一分命。

        

但即便如此,

        

就算下了净土,

        

总觉得他也会努力从净土到人世凿开一个通道,强行爬回来继续兴风作浪。

        

……反正,她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不过话又说回来……

        

“我倒是觉得,你父亲就没想过将这把刀送给别人。”

        

“嗯?”

        

“因为这个暗纹,”宇智波带子再度摸了摸刀柄上的名字,“这样隐秘又清晰,应该是铸造师打上去的吧?如若有送给其他人的打算,就不会特意让人刻上这个了。”

        

宇智波斑一时语窒,最后,只说了句:“谁知道那老头子怎么想的。”不知不觉间,他也从一个孩童变成了一个“老头子”。不过,他还是比老头子强的,早就越过了他的“享年”。

        

“这么看来,”宇智波带子没忍住笑了,“你们父子倒是挺像的。”都是典型的宇智波男人啊~口是心非什么的。

        

“闭嘴。”宇智波斑说道,他回忆过去的事情,可不是为了给她取乐的。不过,老头子很多时候确实很嘴硬就是了。脾气臭得跟石头一样,还嘴硬,真是个差劲的父亲,尤其……还死得格外早,丢了一堆烂摊子给他的孩子,哼,真是个差劲的父亲。

        

宇智波带子耸了下肩,不再就这个问题延伸,只好奇问道:“既然是你的东西,为什么会在忍猫一族的手中?”忍猫一族那么喜欢他,再怎么想也不会随意贪墨他的物品吧?

        

“……”

        

“啊,我就随口问问而已。”宇智波带子觑着对方的脸色,觉得不然还是结束这个话题吧,然后就听到眼前人说——

        

“忍猫一族中,我曾经有个不错的搭档,曾经为了救我而牺牲。那次事情之后,这把刀我交给了它的同窝兄弟,让它或者它的后代将来赠给认可的人类。”

        

“……这样。”

        

“我还以为它们将这把短刀给了木叶的宇智波,”宇智波斑抬起手,将手中的短刀递给了眼前的少女,“没想到,它们居然给了你。它们应当并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吧?”

        

“……嗯。”宇智波带子伸出双手,接过了那把刀,没忍住替忍猫们辩解说道,“但是,既然你当时只说让它们赠给认可的人类,没说一定是宇智波一族的族人,那么,它们也不算是对你违约了。”

        

“我也没打算因为这种事而迁怒。”宇智波斑挑了下眉,“忍猫一族……一直不错。”

        

他直到现在都清楚地记得,那一个个过于柔软而温暖的触感。

        

年少时,也曾和弟弟们一起被邀请去忍猫的秘境,四处参观,帮它们搓澡,以及……好奇而温柔地抚摸着它们特意带来给他看的小小幼崽。

        

也许天下间有很多人对不起他,

        

也许他对不起天下间很多人,

        

但是,他和忍猫一族之间,从无嫌隙亦从无背叛,从今以后也绝不会有。毕竟,他已经单方面断绝与它们的往来了。它们这样的生物,若是想过得好,还是应该接受一族的供养,跟着他,只会受苦。

        

“……嗯。”

        

“这个标记,有机会找人磨了吧。”宇智波斑又道,“换成你的名字。”

        

“还是算了吧。”宇智波带子摇了摇头,将布条再度缠绕了上去,“我担心会损伤刀柄,再说……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本名是什么。”而且,她虽然不确定忍猫一族知不知道这名字的事,但总觉得……它们就算送出了这份赠礼,也会一直希望上面刻着的是他的名字。

        

“我不是说了么?你叫‘瞳’。”

        

“满嘴谎话的人说出来的话,一点也不可信好吗?”

        

“……”

        

宇智波带子将那把刀重新挂回了腰后,说道:“提起忍猫一族,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忙。”

        

“嗯?它们怎么了?”宇智波斑反问,“木叶的宇智波一族就算脑子再有病,也不至于会背弃它们。”

        

“不是这样啦。”宇智波带子从身上摸出另一个小布袋,当着他的面打开,倒出了几条自己做的小鱼干,“是这样,这是我做的,它们都说和你做的味道很像,但是,还是差了一点。所以我想请教下,怎样可以提升味道。”

        

宇智波斑:“……”小丫头,你知道坐在你面前的人是谁吗?

        

是宇智波斑!

        

鼎鼎大名、知识渊博的宇智波斑!

        

结果,你第一次向他求教,居然是小鱼干制作方法?

        

宇智波带子看出了眼前人的意思,嘟囔着说道:“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丈夫是千手扉间,我大哥是千手柱间呢。”

        

宇智波斑:“……”啧。

        

现实的小鬼!

        

他冷笑着说道:“等他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未必就是你丈夫了。”

        

宇智波带子随口回答说道:“没事,等我抽空怀一个,他再怎样也不会不管孩子的嘛。”

        

她其实没这么想,就是水户姐自从开始带着九尾一起逛街后,似乎迷上了……火影文学。额,所谓火影文学,就是以大哥和扉间为原型的“霸道火影爱上我”故事。

        

水户姐自从无意中在书店发现后,便一口气买了很多很多……

        

没事就翻几页,用她的话说这是“出生以来看过最有趣的笑话书”。

        

……嗯,她能理解,毕竟某种意义上说她们也是当事人。

        

顺带一提,九喇嘛也挺喜欢看的。

        

所以最近去看他们时,一人一狐基本都是一个跪坐着一个仰躺着地看书,她本着好奇以及加入其中的心态,也会稍微翻看下。

        

不久前,她刚刚翻了一本以扉间为原型的“怀孕上位”文,所以突然脑抽,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宇智波斑:“???”他有些愤怒地说道,“毫无自信自尊的人,才会试图用一个孩子将自己和别人绑定。你是一个拥有万花筒写轮眼的宇智波,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千手扉间,到底对你灌输了些什么?!”木叶的那些选择了“安稳家畜生活”的宇智波也就罢了,她这样的,不该追逐那样的生活!

        

“额……”没料到对方会生气的宇智波带子脑子再度一抽,喃喃说道,“不然……让他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