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璐璐&好想被狂躁

2022年9月13日12:03:01老李璐璐&好想被狂躁已关闭评论

       

般弱凝固了。

老李璐璐&好想被狂躁

        

我靠!

        

这选项是一样长短的,本绿茶兼职海后连蒙一个都做不到!

        

如此丧尽天良,系统这是歧视游戏学渣吗!

        

琉的长腿逆天,走路却跟陆地的水獭一样,慢吞吞地移动到塞沛的身边,手肘搭在他的椅背上,祖母绿的眼眸晃过漆黑的发旋,“唷,这美人又是谁啊?沛沛,你背着小宿管偷吃呢?真好,我可以给你们放分手烟火棒了。”

        

听听,这是人话吗?

        

般弱举起手里的菜单挡住自己的脸,腹诽不已。

        

塞沛表情冻结,“我们不会分手,你可以闭嘴了。”

        

“是么?”

        

翘屁嫩臀的男服务员晃着手指,显然是气死人不偿命的,“我看小宿管也没多喜欢你嘛,还敢放你跟其他女人见面?要知道感情里最重要的是束缚,当她不在乎你,你玩到多疯,几点回家,她都不关心呢。”

        

琉哥语重心长地说,“哥哥也是过来人,你们感情已经出现裂痕了,长痛不如短痛,分了吧。”

        

般弱冷笑,呵,之前在旅馆里还跟她说是第一次,现在就是一副熟练劝分的过来人姿态了?

        

您还有两副面孔呢。

        

[塞沛好感度-2]

        

般弱大惊失色。

        

混蛋你闭嘴啊啊啊!!!

        

两根手指搭在她的菜单边缘,琉半张脸从旁边露了出来。

        

声东击西这一招被他用得炉火炖青。

        

琉双眼微微睁大,张嘴就要喊——

        

“啪!”

        

般弱狠狠剁他的脚趾头。

        

琉:“……”

        

这么狠的吗?

        

琉一点也不生气,唇边甚至溢出了暖洋洋的笑窝,“妞,喝什么?看在你这么美又这么辣的份上,我请客啊。”

        

这回轮到般弱懵了。

        

这家伙难道没认出她?不然怎么这样风轻云淡?黑化值也没有动静!

        

般弱不死心刷新了好几遍,琉的黑化值就跟假的一样。

        

琉打了个响指。

        

“那就来一套血肉模糊套餐吧,最近成熟女人都爱吃这个,我很推荐哦。”

        

负责人:“?”

        

他餐厅也没出售这个套餐啊?

        

琉转过身,还朝般弱抛了个媚眼,“您要几分熟的呢?男孩子半生不熟时候的风味是最好的,要不要尝尝我?”

        

负责人:“???”

        

上一分钟不是才说要当个乖男孩的吗?这么快又勾引其他女客了?

        

般弱虽然还有点懵,但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她立刻勾选了a项的电动马达臀。

        

十分钟之后,琉端着“血肉模糊”的新套餐出现,冷色调的天生发色,却长了一张性热烈的精致面孔,白衬衫,黑长裤,朴素的餐厅制服硬是被他穿出了吸血鬼的蛊惑风格,女客们被他迷得昏头转向,场面有些失控。

        

琉朝着她们摆了摆手,温柔地说,“乖女孩不可以打扰客人们用餐哦。”

        

般弱忍不住呸了一声。

        

中央小空调!

        

琉薄薄的双眼皮垂下来,语气和善,“骂我呢?嗯?”

        

绿茶无辜,“……啊?你叫我吗?”

        

琉挑了挑眉,又装傻?

        

男服务员俯下腰,翘臀弧度饱满完美,他的肩膀似有若无碰着般弱,领口解了一颗纽扣,跌出一条沾染体温的锁骨链,指尖透着水蜜桃的香气,把一片血淋淋的牛排端到般弱面前,“吃吧。”

        

般弱怀疑他是想说吃吧,吃完就送你上路。

        

塞沛没动刀叉,他的性格就跟没安全感的小兽似的,被室友琉这么挑拨,心情瞬间丧失,他沉沉对般弱说,“我会尽量想办法,让你出来,除此之外,你我再无关系。”

        

“我有了新的人生,你以后也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

        

说完他就起身走了,完全没有回头。

        

般弱欲言又止。

        

酷哥你没给钱啊。

        

那个翘屁服务生说请我,没说请你的啊!

        

般弱觉得自己可真的太惨了,本来以为可以免单,结果还得自己付钱!

        

“走了?”

        

讨厌鬼又出现了,琉很不见外,嗦了一口她的桃汁,因为表情太过正气且理所当然,般弱感觉自己说间接接吻,说不定这人渣还会更兴奋呢!

        

美得他!

        

“既然小狼崽走了,我们是不是该算一算我们的账了?”琉顺势坐到塞沛的位置,双手交叉,抵着下颌,嗓音懒散得像没睡醒,“母亲可真是狠心,当时我们在地下室玩得好好的,怎么就走了呢?是儿子侍奉得不够好吗?”

        

周围客人露出了吃瓜的刺激表情。

        

男服务生瞧了瞧,随手丢出一个欺骗术,隔离了空间。

        

般弱使劲剁他的脚,膝盖被琉夹进大腿里,他舒服地喟叹,“我果然喜欢独占,不喜欢分享,上一次撩腿可憋死哥哥了,就怕自己乱动,你就要被宿舍分尸了。”

        

他沾沾自喜,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情敌了。

        

猝不及防掉了马甲的般弱:“???”

        

“你他妈早就知道啊?那你还演我?!”

        

绿茶怨气重重,挣脱脚踝,伸腿狠狠踹他最脆弱的巢穴。

        

“嘶!这可不兴踹,踹坏了,我的好感度可加不到100,那你就别想脱离游戏了。”

        

最后一句他是压着气音说的。

        

般弱内心卷起了疯狂龙卷风,表面淡定一批,“哈?你说什么啊?”

        

“唷,对你骁哥还保密呢,都信不过自家人了。”

        

般弱怒,“谁跟你自家人?不要乱攀关系好不好。”

        

“咱俩的关系么,初吻钟情的cg还不够?”

        

般弱继续装傻,“什么初吻cg?现在的服务生想泡富婆都疯了是不是?逮住人就乱说!”

        

琉啧了一声,“行吧,你爱装就装,我给你报告下当前的进展。”

        

他腰身转动,长腿跨越,挤进了般弱的位置,导致后者整张脸都贴着玻璃,面对黑发小养母谴责的目光,琉还很贴心,把菜单递过去,“把你这小圆脸遮一遮,我凭小a杯认人,其他人就不一定了,刚才过来呢,看见了优弟弟跟银发珀伽,猞拜罗说不定也在。”

        

“至于尤黎世那个有病的家伙,应该在女厕所换他的超短裙吧。”

        

“你才有病!越说越不像话!他们跟我帝莉有什么关系!”

        

“是啊,他们是跟你没关系,不过是跟桃乐丝、多萝西……”

        

琉给她掰着手指。

        

啪的一声,小胖手搭了上来,包裹住男生纤细白皙的手指,她眼泪汪汪,“骁哥,别玩了,我要死了!”

        

“这不见得吧。”

        

衡骁慢条斯理玩她手指里浅浅的肉窝,“我看你在宽广的海域里,游得挺快乐的啊,小鱼苗一一三四五六条,这还不包括宿舍公寓里的一年级、一年级、三年级、四年级。唉,早知道我就不觉醒了,这么花心的小海后,我一个改邪归正的乖乖男,可降不住了。”

        

在沈橙抛出命运泥板的那一刻,衡骁给自己做了觉醒装置。

        

他一条卖弄风情的美人鱼,眼泪就是他的杀手锏,而能把他这个情场一哥、夜店电臀、海中小王子惹哭的,除了小绿茶也没有谁了。

        

衡骁就把这个特性做成了觉醒的标记,等她来唤醒。

        

她要是不来呢,情劫也没有意思,醒不醒的都无所谓了。

        

刚好,他去后厨做血肉模糊时,嫉妒心又一次发作,流下了一滴眼泪,就把玻璃瓶都装满了。

        

他简直把这一辈子的眼泪全流光了!

        

也因为这个原因,他的记忆开始松动。

        

衡骁看她,声情并茂,“臣倦了!臣退了!”

        

般弱咬他手臂,恶狠狠地说,“你敢退,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衡骁捏她死穴,“来啊,谁怕谁?”

        

般弱见他不吃硬的,软嗒嗒趴在他的手臂上。

        

“我要挂了!是真的!要是你不出现,今天就是最后的期限了!本来还以为能刷满塞沛的好感,就因为你,让他生生掉了两个点!”

        

衡骁全然没有当小三的自觉,他茶里茶气地说,“不是吧?他怎么这么不信任你们的感情啊?哥哥好心疼你啊被他误会,我要是你的男朋友,一定给你充分的安全感,把你当祖宗,哦不,当神一样供起来。”

        

般弱被情场一哥折腾得没脾气,直接摊着摆烂。

        

她翻车累死个人,让系统回收吧,哼。

        

衡骁戳她。

        

她气哼哼翻过身。

        

衡骁似笑非笑,“这点程度就不行了?你当我的面,跟那条暴龙走了,又当着我的面,给你的小师哥接生,还是双胞胎,你哥我说什么?舍得打你屁股了吗?还不是被你摁在床头毒打!”

        

“追你追不到,吃你吃不着,还被你那个变态情敌沈橙,给阴了一把狠的,当我是没脾气的小病鱼呢?”

        

“是!您有脾气!看着我死得了!”

        

她用后脑勺对着他,每一根发丝都写着100000怒气值。

        

衡骁哑然失笑,手指像敲着栗子一样敲她脑壳。

        

“小臭妞,小短腿,个儿没长,脾气见长,你哄哄我会死啊?我又不难哄。”

        

他一个喜欢长腿凶器姐姐的,怎么栽到她这个柯基小短腿身上了呢?

        

衡骁又漫不经心地想,这大概是初恋的小祖宗吧,你的一切定义与规则都在她面前失效。跟她闹脾气,亏的是自己,他又不是不知道她这个死个性,哪怕错的是她自己,她也能理直气壮。

        

他岔开双腿,将黑发小养母搂到怀里,给她认真参谋,“那你现在是什么情况?生命条还能不能薅点羊毛?”

        

恋爱系统:[……]

        

老子还在呢!这样明目张胆薅它是不是过分嚣张了?

        

黑发绿茶不情不愿回答,“薅了!薅了你的选项!”

        

“多少天?”

        

“……十天。”

        

衡骁立即就说,“那就别浪费,现在,立刻,马上,跟大黑狗分手,跟我谈恋爱!他是人狼血统,出身敏感,情绪价值都是不稳定的,哪有我能软能硬持续供货来得稳?”

        

“人家那是狼!狼!狼!”

        

“哦,狼啊,狼又凶又恶,有什么好的?”

        

情场一哥手抚泪痣,云淡风轻。

        

“哥哥给你当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