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学渣塞笔肉&总裁车上帮他含

2022年9月13日06:44:13伪装学渣塞笔肉&总裁车上帮他含已关闭评论

   

“你说什么?”云舒的表情变了。

伪装学渣塞笔肉&总裁车上帮他含

        

“引爆……森林公园?”

        

前两个字刚刚说出口,云舒就意识到自己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这种话,立刻捂着话筒,压低了音量。

        

“你能确定吗,引爆公共场所不是随便说说就能做到的吧,炸弹提前埋放,引爆的方式等等,这些都已经被安排好了吗?”

        

“没错,至少他们口中的计划是这样的,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经被偷偷完成了。”

        

久岐忍的声音也十分严肃,“杉月玉和心海的电话我打不通,她们应该是进到地下空间了,现在必须要有人亲口把这个消息带过去,否则她们会被直接掩埋在地下的。”

        

“我这边还有大概一个小时才能到目的地,你呢?”

        

云舒看了看地铁上的站位表,面色凝重地回应道:“至少也还有半个小时时间,而且还不算上进入地下探索的花费。”

        

“……这下,或许会来不及啊。”

        

云舒立刻挂断了电话,在下一站的时候拉着一头雾水的肖岚冲出了地铁,然后来到了无人的安全通道里。

        

“肖岚,抓紧我,咱们要换一种交通方式了。”

        

“欸?”

        

肖岚虽然没搞清楚状况,但也还是伸手拉住了云舒的手臂。

        

下一秒——

        

嗖!

        

两人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他们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身处万丈高空之中了。

        

“啊,啊啊啊啊这是哪里啊——”

        

极致的坠落感让肖岚直接大叫出声来,但很快她又感到身体一轻,居然就这样在半空中飘了起来。

        

“现在是特殊情况了,普通的交通工具来不及了,只能用元素力来应付,你一定要抓紧我。”

        

云舒的周身环绕着一圈绿色的光环,而这些光环同样顺着二人身体接触的位置传递过去,也分布到了肖岚的身边。

        

风元素力。

        

相当于是高天之歌的强化版,要不是云舒现在的角色等阶够高,元素力充足,这种事情他是绝对做不到的。

        

在空中赶路的同时,云舒也把眼下的状况告知了肖岚。

        

而得知情况的肖岚,同样是捂着嘴,不敢相信地是道:“森林公园?可哪里每天都有很多人去吧,而且明天是周末,肯定有很多带小孩的家庭……”

        

“我知道,所以现在才用这种方式赶路啊。”

        

原本要半个小时,甚至更多的路程,在拉近了二十公里的距离后通过飞行的方式,云舒只花了十五分钟就抵达了目的地。

        

此时,森林公园的门口还排着长长的队伍,根本不知道这里将要发生什么事的人们还在欢声笑语的氛围中嬉戏玩闹,拍照留念。

        

“要想办法撤离民众,肖岚,拜托你联系夜兰,这件事和提瓦特世界有关联,让她们来联系萧海市警备局最可信!”

        

“啊?让我来吗?”

        

云舒直接把名片塞进了她的手里,“那不然你也可以替我去地下找杉月玉她们,怎么样,交换吗?”

        

听到这番话,肖岚赶紧摇头,说道:“不了不了,我觉得这个任务挺适合我的。”

        

通知警备局的任务交给肖岚,云舒自己立刻转过身,一头冲进了公园里。

        

由于地底下没有信号流通,自己无法和珊瑚宫心海她们取得联系,也无法得知她们的位置,只能先去告示牌的位置看了看地图,寻找可能会存在出入口的地方。

        

“……秋水湖畔?”

        

视线扫过地图,回想起之前在水下行动的那次经历,云舒突然有了一个猜测。

        

难道说,她们是从这里进去的?

        

眼下除了这里也没有更多更好的选择了,云舒只能抓紧时间,飞速地赶到秋水湖畔的岸边。

        

此时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还有不少人在湖边或是散步,或是坐下歇息,很多家庭还在岸边的草坪上摆开野餐垫,开始吃起了晚饭。

        

就在这时,云舒突然闯入的身影,打破了这一宁静和谐的画面。

        

只见他在路人惊讶不已的视线下一跃而起,一头扎进了湖水之中,溅起的水花甚至让不少人都以为这是什么特别的表演节目。

        

“那边的游客,喂,那边的游客,这里是禁止游泳的,快从湖里出来!”

        

几个看上去像是保安一样身穿警服的人连忙赶过来,可往湖里看了半天也没看到云舒的身影。

        

“完了……他会不会是想不开,跳湖自杀了?”

        

……

        

就在岸上的人众说纷纭的时候,云舒已经独自一人下潜到了湖底,开始搜寻能够通行的入口。

        

不得不说,跳进来的那一下确实很帅,但是憋气憋到现在,他也有点顶不住了。

        

在哪里,到底在哪里?

        

云舒顺着湖底的烂泥一路摸下去,终于在最边缘的一个下水管口找到了入口。

        

但他现在又面临着一个问题。

        

他肺里的气,足不足以支持他通过这段水管?

        

水管的长度是未知的,搞不好他要在里面游很长时间,甚至会在里面断气。

        

可现在浮上去换气,一来耽误时间,二来还会被闻讯赶来的保安给抓起来。

        

……奶奶的,心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放手拼了!

        

想到这里,云舒拼着最后一口气,朝着水管钻了进去。

        

呼啦啦——

        

四周都是浑浊的激流,云舒被水冲刷得颠来倒去,不断地撞击在管壁上,整个人都晕头转向了起来。

        

甚至于在中途,他还因为突然的失力感而呛进了一大口水。

        

又因为这一口水被咽下肚子,他原本还能坚持的屏息瞬间被打破,窒息的感觉逐渐萦绕在他的身边,仿佛要催促着他永远在水中睡去一般。

        

嘭——

        

突然,一阵坚硬的触感从他的屁股上传来。

        

云舒摸了摸自己的屁股下面,发现是坚实的地面,顿时松了一口气,开始贪婪而拼命地呼吸着周围的空气。

        

一直到干瘪的肺部重新充满氧气,云舒才从地上的小水潭里站起身来。

        

只要到了这里,他就可以通过光幕来寻找心海的位置了。

        

可就在他准备调出光幕的时候,这段阴暗的地下洞穴里,突然又传出了一阵轻微的晃动感。

        

最初,震感还不足为惧,只是让人感到身体有些摇晃的程度。

        

可逐渐的,震感越发强烈,甚至于让身处地下的云舒都有些站立不稳,一下子靠到了墙壁上去,而且头顶的岩石也开始松动,零零星星地朝着下面坠落而来。

        

不正常。

        

这里的状况绝对不正常。

        

云舒好不容易重新稳住身体,躲开坠落的碎石,远处的隧道中却又传来一阵呼啸之音。

        

仿佛有什么生物,正在飞速朝着这里接近!

        

云舒拔出无锋剑,谨慎地面对着前方,做好了迎敌的准备。

        

然而,当那个身影从洞穴中穿梭而出的时候,云舒却忍不住露出一脸吃到了老坛酸菜一般的震惊神色。

        

出现了,又一个新角色出现了。

        

而那个身影也是脚步一顿,整个洞穴都跟着轰然震动,就这样直直地停在了云舒的面前。

        

“要找师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