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戴乳铐的经历&**纯肉惩罚调教道具

2022年9月9日14:08:31我戴乳铐的经历&**纯肉惩罚调教道具已关闭评论

     

兮辞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阵脚步声,然后就看见一身蓝衣的蓝曦臣缓缓向他二人走来,真是个郎艳独绝的翩翩公子。

我戴乳铐的经历&**纯肉惩罚调教道具

        

看见兮辞和孟瑶在一块有些疑惑,孟瑶心思细腻,自然能看出蓝曦臣的想法,三人互相施了一礼,蓝曦臣率先道“拜礼已散,江姑娘和孟公子还不回去歇息吗?”

        

然后孟瑶就上道的解释道,“是孟瑶特意来拜别泽芜君的,偶遇了江姑娘。”

        

“我有些事来找蓝先生,碰到孟瑶就聊了两句,不过看到泽芜君也算是正好了。”兮辞随意的解释着。

        

孟瑶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像解释完了了偶遇,蓝曦臣周身好像更温和了些,不过兮辞可不会特意去观察周围人的心情,在她看来,自己高兴才是最重要的。

        

蓝曦臣听到孟瑶的解释也算是定了心,认为拜礼上看见兮辞维护孟瑶只是看不过去罢了。

        

两人客套了几句,然后蓝曦臣夸了几句聂明玦,说只要有功,聂明玦是不会亏待的。兮辞心里吐槽,聂明玦是不会亏待有功之人,可是孟瑶有功,其他人也有,怎么可能时常为孟瑶出头。还是做她手下好,要钱有钱,要权有权,而且她还护短,绝对不会让孟瑶受委屈。

        

谁敢侮辱她手下,她绝对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蓝曦臣他们俩说完话后,孟瑶就主动提出告辞了,就剩下了兮辞和蓝曦臣,本来应该是挺尬的场景,毕竟两人也不熟,不过好像蓝曦臣为人温文尔雅,有礼有节,相处起来自然是如沐春风,温和的对着兮辞问道,“不知江姑娘找叔父有何要事?曦臣可否代为转达。”

        

“也没啥大事,就是久闻蓝氏藏书丰富,心向往之,特来瞧瞧,还请泽芜君和蓝先生允准。”

        

“这有何难,江姑娘若想读书,曦臣可以帮你带路。”蓝曦臣心里期待的看着兮辞。 

        

兮辞看着蓝曦臣这张脸,也真是天花板了,要不是家规太多,自己都有可能心动了。不过蓝氏宗主,入赘好像不太可能,自己还是打消一下这个念头吧。

        

要是蓝曦臣知道,肯定会想说,我愿意,宗主之位还有忘机的,兮辞想了想回道“那就有劳泽芜君了。”既然人家愿意带路,自己这个受益者有啥不同意的,不过这当宗主这么闲吗,这点小事让弟子来做不就行了。

        

两人到了藏书阁,蓝曦臣对着兮辞介绍各部分藏书,说她可以随便观看,不愧是以教书出名的,书就是多,比自己家强多了,兮辞也不客气,道了谢直接找了一些书坐下来观看。边看边复刻,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是自己以后是要建宗门的,底蕴也不能太浅,自然是能薅点羊毛就薅点,她又不会白要,等到温氏打上来时,护蓝氏一次,这人间仙境,被烧了挺可惜的。

        

后来兮辞就和蓝老头告了假,说不去听学了,她长得太好看了,别人看见都没心思听学了,这样太不地道了,所以为了同窗们能顺利结业,兮辞说她决定舍小我为大家,在藏书阁自学就是了,不会耽误结业的,这么冠冕堂皇的话居然真把蓝老头忽悠的直接同意了,还夸赞兮辞关爱同窗,为人正派。

        

还说碰到不会的让她去询问蓝曦臣,这样兮辞就彻彻底底的逃脱了听学这么苦恼的事,简直羡慕坏了江澄和魏无羡,真不知道为啥那么多人拼命把孩子送来蓝氏镀金,蓝老头催眠能力那么强,兮辞都有些受不住。

        

兮辞这几天一直在藏书阁看着书,看着对面那个总对着她温柔笑着的男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做个宗主这么轻松吗?十回看书走八回都能碰到,不过两人都算是学识渊博的人,不管是谈古论今,还是琴棋书画,诗酒花茶蓝曦臣是均有涉猎,兮辞是样样精通,兮辞对蓝曦臣到有了几分朋友情,

        

蓝曦臣从不是什么大男子主义的人,没有什么认为女的比男的强不好的心理,反而更加的注重自身的学识与修为,争取让自己能和兮辞更般配。

        

又过了些日子,兮辞这回是彻底察觉到了,哪有当宗主的那么闲的,还有怎么可能回回这么巧,再想想最近与蓝曦臣相处的场景,从前没往这方面想,现在到感觉到了,自己被温水煮青蛙了。

        

蓝氏饭不好吃,兮辞也是非常嫌弃,可是自打兮辞来了之后,每天房间定时出现一盘糕点还有一些瓜果;每次兮辞到了藏书阁,墨都是磨好的;还有每次兮辞看书的时候,香炉上总会焚着她最爱的紫檀香,就连定期发送的校服,都是轻如蝉翼、千金难得的丝绸,一天两天没什么,日子久了,兮辞自然看出了不同,可是她如今也需要整理一下思绪。

        

一开始她确实没想过和蓝曦臣在一起,因为蓝曦臣虽然在此届各个方面都是佼佼者,但却并不符合她择婿的标准,她更中意聂怀桑,实在是脑子太聪明了,能帮她办事,长得也不错,而且家中行二,无需继承家业,实力低她说啥就是啥。甚至她连晓星尘都考虑过,毕竟他无家无业,孑然一身。

        

可如今蓝曦臣动心了,她对他也不讨厌,可见他分寸拿捏得不错,她却不知该如何办了,蓝家人向来从一而终,一动情便是一生一世,青蘅君是,蓝忘机也是,蓝曦臣应该也是差不离的,她若不愿,可能又要出一个苦菜花子,二号莫离了。

        

第一世过去虽久,可是印象却是最深的。历劫时,莫离为她终身不娶,最后殉情而亡都给她整出心理阴影了,她无愧家国,可是对莫离她是有愧的,即使后来她让司命给他后来每世幸福美满的命理,可是后来享受到的人就不是莫离了,情债真是不好欠。

        

况且蓝曦臣各方面也不差,最重要的是长得好看。不过是成亲,和谁成不是成,不管是谁,她都不会受委屈,她可不会爱谁爱的死去活来的。不过既然蓝曦臣如今没和她提,她就继续装傻吧,船到桥头自然直,实在不行就把他拐了,委屈委屈弟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