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H进行到底》/她的紧致让他爽到闷哼

2022年9月9日13:45:03《将H进行到底》/她的紧致让他爽到闷哼已关闭评论

    

鹿溪村的人,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们也能雇人干活,让别人给他们做长工。

《将H进行到底》/她的紧致让他爽到闷哼

        

一时间,村子里的人都激动坏了。

        

当然也有那舍不得粮食的妇人,不太愿意找人帮忙。

        

可眼瞅着别人家一筐一筐的收着茶花,而一天下来,他们只是人家的零头,顿时也慌了。

        

在也不想别的,直接一口气霍了好几人。

        

要知道,这可不仅仅把茶花摘回来就完事了,还得挑选,还得烘焙,还得晾晒,那步骤多着呢。

        

所以,一家子根本忙不过来。

        

这没两天那些灾民,不论男女老少,全都动了起来。

        

鹿溪村忙的火热朝天。

        

大家心里都有自己的小九九。

        

之前还怨怼夏小乔将这些灾民领回来跟他们抢饭吃,如今只恨人手不够。 

        

一个大劳力,这平时最少每日都得三十文钱,可如今只要管一日三餐就够了,不仅如此,对方还对你感恩戴德,干活还极为卖力,这么便宜的事儿,搁谁谁不高兴?

        

恨不得让夏小乔再去找一些来。

        

不过,夏小乔没有同意,村子里什么情况她比谁都清楚。

        

这一百人还尚且能够容纳,多了可就未必了。

        

那不是福是祸。

        

而在全村人的共同努力之下,第一批花茶,终于制好了。

        

半月后

        

“小的迎喜,见过夏娘子。”

        

说完直接抱拳行礼,夏小乔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你是香满楼门前那个门童吧?”

        

“正是小的,没想到夏娘子竟还记得我。”

        

迎喜颇为高兴,随后赶忙又道:“小的这次是奉郡主之命,前来取货,顺便带方管事认认人,以后运茶之事便有他来负责。”

        

这话一落,就见一个刚刚蓄须的青年男子,看上去颇为稳重的向她抱拳行礼。

        

“小的方九,见过夏娘子。”

        

“不必客气,请起吧。”

        

夏小乔说完便道:“货早已备好了。”

        

说完就唤鹿大山将人带过去验货,而这边夏小乔则带着迎喜进了花厅。

        

“阿梨,上茶。”

        

俩人落座后,夏小乔便捧着茶碗道:“你家郡主最近可好?”

        

“好着呢,好着呢,就是最近有不少夫人小姐往她跟前凑,打听这花茶啥时候来。”

        

“还有这事?”

        

夏小乔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还在这担心这要卖不完该咋办,如此看来,怕是我多虑了。”

        

说完轻轻的抿了一口茶,而迎喜则笑着拱手道:“夏娘子大可放心,您这次供的货啊,没准还不一定够呢。”

        

“啊?这样抢手?那我就放心了。”

        

夏小乔颇为搞笑,“你站着干什么?坐呀,这是自家制的凉茶,天太热了,降降暑热,这一路上辛苦了吧?”

        

“诶,不辛苦不辛苦,就是这路坑坑洼洼,小的担心,这花茶要是碎了,那就可惜了。”

        

他说之事正是夏小乔所忧心之事,因此严肃的道:“这的确是个大问题,花茶易碎,不好远途运输,倘若要是把这路在修平摊一些就好了。”

        

“夏娘子说的极是,小的来时陵州府城也在修官路呢,只是鹿溪村离陵州府太远,也不知能否修到此处。”

        

夏小乔一听忙问道:“陵州府在修路吗?胡说,这一走半月,也不知陵州府现在如何了?”

        

“夏娘子当真是心系百姓,不过现在陵州府一切都好,当初那些世家豪绅领走了大半的灾民,剩下的那些跟零星后来的那些灾民全被官府收编去修城西被毁坏的那些房舍了,管一日两餐,除此之外,还将这些灾民派去修城墙的修城墙,修路的修路,反正都没闲着。”

        

说起这些,迎喜侃侃而谈。

        

“那些灾民有饱饭吃,到也不闹腾了,干活也勤勤恳恳,不过相比于给公家干活,跟那些世家豪绅回去的日子过的就有些苦逼了。”

        

各大世家大族还好,顾忌着颜面,没有太过分。

        

但是那些豪绅们却没有那么多束缚。

        

听说那些灾民受了不少欺辱,甚至还时有强占民女之事发生。

        

听到这儿,夏小乔的脸直接冷了下去。

        

“竟岂有此理,可将王法至于何地?”

        

“夏娘子不必惊怒,听闻此等事后,罗知府已经派人前去核查,倘若当真有人为非作歹,并不会轻绕。”

        

“那便好,这等畜生绝不可姑息。”

        

这等作奸犯科之辈,就该下十八层地狱。

        

行此等禽兽事,与畜生何异?

        

夏小乔最是看不上这种烂人。

        

不过,就算罗知府爱民如此,对这等事也绝不可能手下留情,然而,倘若苦主不告也是无济于事。

        

至于为何不告?

        

那原因可就多了。

        

迎喜心中明白,不过他又不傻,怎会拿这种事来扰夏小乔烦忧?

        

随后又说了一些关于南湖书院的事儿,逐看时辰差不多了,这才告退说要去方九那边看看。

        

夏小乔自然名人给他带路。

        

待人走后,很快南霜就领着一个长相俊美的少年走了过来。

        

“大娘子。”

        

南霜行了一个福礼后,这才悄默声的站在了夏小乔的身侧。

        

而那长相俊美的少年一进门,直接行礼道:“小人章远见过大娘子,问大娘子安。”

        

说完直接双膝跪地,扣了个头。

        

夏小乔赶忙道:“你这是做什么?赶紧起来起来。”

        

“是。”

        

章远到也没在推辞,而夏小乔见他站起了身,又看了他两眼后满意的笑着道:“嗯,不错,又长高了些,脸也圆了,看来在书院日子过的不错。”

        

“这还得托大娘子的福,以前大郎君下了学,小的还能在一旁服侍,如今有谭珉和罗家两位公子常伴身侧,小的连进身的机会都没有了。”

        

章远回答的是一本正经,而夏小乔听完直接笑出了声,想想那个画面,就不忍直视。

        

“那还真是难为你了。”

        

夏小乔一边轻笑,一边端着茶碗问道:“他在书院最近可好?”

        

“大郎君一切都好,睡的也好,不过最近甚是想念大娘子做的寒瓜汁,说夏日炎热,若是能喝上一口,才是清凉入肺,浑身舒坦呢。”

        

夏小乔闻言,忽然想到二人泛舟南湖之时的场景。

        

夏风依依,荷花满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