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几本有颜色的书&我与姪女上F耸动

2022年9月9日09:26:21推荐几本有颜色的书&我与姪女上F耸动已关闭评论

     

金海让儿子将梨园附近的桧柏全部提前砍了,按照aaa种地小赵的回答,再根据病症轻重喷洒不同的药剂。

推荐几本有颜色的书&我与姪女上F耸动

        

这些治疗处理方式都被他录了下来,上传到论坛后台,以供将来可以对比。

        

实际在农学方面,要论证一个答案的正确与否,花费的时间短则几天,长则数月、甚至数年都有。

        

金海原本秋季就要换一批果树种,现在接受aaa种地小赵的答案,其实不止在赌两倍悬赏积分,还在赌换果树的时间成本。

        

他在梨园喷洒完药剂后,站在门口望着自己种了数年的梨树,心情复杂,很难说没有后悔过。

        

不过现在做都做了,没有后悔余地,只能埋头继续。

        

在中央官网论坛的各种悬赏问题下,虽不能看到答案,但可以看到回答人的id。

        

所以这几天做完所有的治疗手段,金海到底没有忍住,跑去中央官网论坛找aaa种地小赵的痕迹,想看看能不能发现对方以前还回答过什么。

        

“aaa种地小赵”这个id在出现在各种五花八门的悬赏问题下,而且全部集中在一天晚上。

        

“这是什么农学生?”金海惊疑不定,一时间不知道该怀疑对方是在到处胡乱答题,还是隐藏了什么特别的身份。

        

金海莫名心悸,扭头看着自己的梨园,他选择的回答人,该不会是一个捣乱的农学生吧? 

        

他手指不停地划着光屏,目光突然瞥见什么,动作一顿。

        

aaa种地小赵的id竟然还出现在一个他熟悉的种植官悬赏问题下。

        

该悬赏问题板块已经变成灰色,代表悬赏人认为得到了正确答案,选择全部发放积分。

        

金海立刻退出论坛,私聊那位种植官,问他那个悬赏问题选了谁的答案。

        

“这么巧?”那位种植官还没注意在悬赏板块上,aaa种地小赵id遍布各个问题下。

        

金海一字一顿:“我拒绝了一位研究员的答案,选了种地小赵的回答。”

        

对方立刻反应过来:“你那个问题居然被研究员回答了?”

        

“我没选研究员的答案。”金海重复道。

        

对面种植官愣住:“啊?你疯了?”

        

“那你为什么选aaa种地小赵的回答?”金海问他。

        

种植官挠头:“感觉说的挺可靠,就想试试。”反正积分也不算特别高。

        

“效果怎么样?”金海觉得自己问了一句废话,毕竟他已经选择问题解决。

        

提起这个,对面的种植官竖起大拇指:“效果立竿见影!没想到现在第九农学基地的农学生还有两下子。”

        

金海:“……你去看看悬赏板块问题下的id。”

        

“这有什么好看的?”对面种植官口中说着,但还是切了出去浏览论坛板块。

        

金海看着对面种植官的手滑动的越来越快,眼睛也越瞪越大,许久之后,滑动的手才慢慢停了下来。

        

“这什么?”对面种植官脸上甚至有一丝悚然,“这人谁?怎么什么问题都答?”

        

“不知道,我也选了aaa种地小赵。”金海机械道。

        

“你等等,我问问其他人。”对面种植官也认识不少人,悬赏问题下也有aaa种地小赵。

        

两人这一聊,到最后变成了各基地种植官互相拉人群聊。

        

众人一合计,发现他们当中居然有相当多的人选择了aaa种地小赵的回答,而放弃了其他种植官的答案。

        

其中又以金海的选择跨度最夸张,他直接拒绝了研究员40的答案。

        

各基地的种植官们从来没有碰见过这样的事,群内讨论的热火朝天。

        

【这个人不会是那位私下来答题吧?】

        

【……这个人是第九农学基地的农学生。】

        

【光看这没有编号的id,我也能看出来,但要是那位,应该有权限不显示编号吧。】

        

【我十分确定aaa种地小赵是农学生,因为她是我班上的学生。】

        

整个群瞬间沉默了。

        

康安茹伸手将光脑关闭,深深吸了一口气,她也没想到赵离浓这么……

        

简直一夜之间将悬赏板块捅了个干干净净。

        

康安茹当然知道赵离浓手里有资料本,但这才多久,她已经全部消化了?

        

群内又开始不停发消息讨论,康安茹没有看,将光脑设置静音后,推门走进教室内,她目光扫过教室后排。

        

赵离浓依旧坐在那,和往常没什么不同,上课前还在浏览光脑。

        

康安茹问的还是那个稻害方面的问题,并没有超出什么范围,赵离浓快速在脑中组织了一遍答案,确认没有任何错误,才缓缓说了出来。

        

她只知道对方回答了种植官34的问题,不知道还去屠了悬赏板块。

        

“农学c班?”李真章立刻冷笑,“这学生恐怕得了什么不该得的东西,也不知道遮掩。”

        

赵离浓没反应过来。

        

赵离浓在解释时,康安茹一直在旁边望着她。

        

单云摊手:“他们说是第九农学基地的一个学生,id叫aaa种地小赵。”

        

康安茹对上赵离浓的眼睛,想起对方在基地接连免费分享的文件,怔忪良久,终于开口,声音有点哑:“……我信。”

        

“您问。”赵离浓补充,“如果我知道的话。”

        

“不可能。”李真章直白道,“除非这个学生是严组长的女儿,否则谁能屠悬赏板块。”

        

作为一个培养农学生的基地,第九农学基地该是摇篮才对。

        

说完这句后,康安茹便收回手,转身离开,背影稍显寂瘦。

        

答案是不能。

        

“种植官174是我。”康安茹开口。

        

偏偏赵离浓有这份天赋。

        

赵离浓从来没想过急匆匆摆脱第九农学基地。

        

他们刚刚从基地外踩着生死线上回来,准备汇总结果,看中央基地那边下一步计划,严胜变一停下来,单云就在光明正大开小差。

        

“最近还挺热闹。”单云靠在会议室的椅子上,低头刷着光脑,挑起一边眉毛,“中央官网论坛的悬赏板块居然被第九农学基地的一个农学生屠了。”

        

实际上,赵离浓只是在看自己的账户,又进了一笔积分。

        

对面的李真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