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篇少妇短篇&花落伴交换系列

2022年9月9日07:33:36500篇少妇短篇&花落伴交换系列已关闭评论

        

不等谢和光对此做出反应,学舌的“人”和人七嘴八舌地叱骂道士老头:

500篇少妇短篇&花落伴交换系列

        

“狂妄!”

        

“狂妄!”

        

“狂妄!”

        

“……”

        

各人的声音此起彼伏,八号客栈内显得热闹极了。

        

程时晋被逗乐,老板笑弯了眉眼,谢和光也发出爽朗的笑声。

        

随后,“人”和人全都笑了。

        

哈哈哈、呵呵呵、嘻嘻嘻、桀桀桀充满整个客栈,甚至传到街道上,引得一些不明情况的路人对客栈探头探脑。

        

胆小的掌柜往老板身旁靠了靠,抿着嘴笑,看向道士老头的目光多了两分看傻子的同情。

        

明知她们人多势众,还自负地讲出挑衅她们的话来,不是傻是什么?

        

处在叱骂和嘲笑的包围之中,道士老头的怒火一下子就烧起来了,握着铜钱剑便要砍向学舌的“人”们。

        

他贵为元始宗圣境修仙者,何时受过如此过分的羞辱?即便他隐藏身份游走红尘,凭着仙风道骨的高人外表,也没有几个人蔑视他。

        

直到今天……

        

直到今天!他感觉自己的尊严被践踏。

        

怎能忍?

        

只是,在攻击前,道士老头不经意间瞥见程时晋含笑的眼,心猛地跳了一下,硬生生忍住喷涌的怒火。

        

仙境圣师在此,他不能给她攻击自己的理由。

        

“啪!”狠狠地将铜钱剑拍在桌上,道士老头寒声说道:“诸位,适可而止,莫要把人逼急了,弄得双方不愉快。”

        

笑声更大了,仿佛他说的是笑话。

        

一个眼睛一大一小的“人”说:“你先挑事,后果自负。”

        

道士老头气红了脸,想摔了白凉粉发泄,偏偏柜台后的老板盯着他,让他有种被凶兽窥视的危险感。

        

行!小小的一碗白凉粉他都摔不得了!

        

他端起白凉粉,仰头倒进口中,砰的一声把碗放下:“既然要切磋,那就来!”

        

掌柜有些惊讶地看着空碗。

        

他是人,怎么一口吃下一碗白凉粉?难道他不是人?

        

“路途辛苦,该歇息一下才是。”谢和光看向画在墙上的菜式,“店家,米饭一碗,红烧猪肘三个,青菜一盘,鸡汤一碗。”

        

她询问程时晋:“你要什么自己点,我请客。”

        

“好。”程时晋不和她客气,“一碗饭,一盘酱牛肉,一盘烧鹅,一盘素菜,一道解腻的清汤。”

        

伙计应一声好嘞,去后厨忙活。

        

其余客人吃饭的吃饭,聊天的聊天,发呆的发呆,再无一个人关注道士老头。

        

噼噼啪啪,掌柜打算盘,认真地算账。

        

道士老头的一口郁气堵在嗓子眼,吐不出,咽不下,甭提有多难受。

        

暗骂了一句“最毒妇人心”,他不想留在客栈,想离开。

        

可他才抓起铜钱剑,就感觉到程时晋在看他,她不允许他走。

        

哼,他偏要走,她难道奈何得了他?

        

道士老头提着铜钱剑往外走。

        

他跨过客栈门槛,面前赫然是八号客栈,不是街道。

        

转过身,他看到街道,抓着铜钱剑挥了挥,感觉斩断了什么东西。

        

八成是门槛上的邪法被他破了。

        

他再次跨过门槛,面前仍是客栈,街道在他身后。

        

他就像一位才走进客栈的普通客人,伙计大声招呼他:“客官,你想吃点什么喝点什么?还是住店?”

        

道士老头面色难堪。

        

什么障眼法这么厉害,连圣境的一击都拦得住?

        

注意到程时晋没关注自己,他拿出五枚磨损厉害的铜钱,转过身抛起铜钱,要破了门槛上禁止他离开的法术。

        

五枚铜钱落下,好像破了法术,又好像没有。

        

叮叮当当地,三枚铜钱滚到了街道上,一枚铜钱落在门槛,一枚滚进客栈里,最终在谢和光脚边躺下了。

        

道士老头黑着脸,张开五指,念道:“回来!”

        

五枚铜钱一动不动地躺在原地,无视他的法术。

        

“回来!”

        

道士老头喝道。

        

他掌中空空,什么也没有。

        

街上的三枚铜钱被不同的人看见。

        

小女孩高高举起铜钱,得意地向母亲炫耀:“娘,我捡到钱了!”

        

“好孩子。”母亲含笑道,“把钱放进你的荷包里存着吧。”

        

“嗯!”小女孩点头,“我要攒钱读书,以后考状元!像袁英杰那样,天下所有人都认识我!”

        

“才一文钱,懒得弯腰。”

        

嘟囔一句,男子一脚把铜钱踹进满是污泥污水的排水沟里。

        

最后一枚铜钱还没被捡起来,一只翅膀上一抹白的八哥飞过,精准地叼走铜钱。

        

它扭头看一眼被截胡的人,小眼睛里好像含着轻蔑之色。

        

扑扑扑,八哥拍着翅膀飞上屋顶,把铜钱放在瓦片上,得意地哼唱小调。

        

客栈的门槛内,道士老头怒道:“钱是我的!还回来!”

        

对他来说,铜钱不是钱,是他祭炼多年的法器。

        

给他一万两黄金他都不舍得卖掉,怎能让别人当成普通铜钱捡了去?

        

可惜,街上的人们似乎听不到他的呼喊。

        

赶紧把门槛旁的铜钱捡了,道士老头想捡谢和光脚边的钱,一脚跨出,他视野不变,还是站在门槛内。

        

——他被困在门槛,走不到街道上,也进不得客栈内。

        

柜台后,掌柜赵小娥压低声音,看着道士老头纳闷地问:“老板,他在干嘛?不出去也不进来,我都数不清他跨进来走出去多少次了。”

        

老板八号说:“他在玩儿。”

        

赵小娥更纳闷了:“这有什么好玩的?”

        

被老板塞了吃完的半只西瓜,她自觉地拿去扔掉。

        

路上,赵小娥遇到眉心一点红的客人站在对着院子的二楼走廊看风景,她友好地笑笑。

        

客人也向她笑了笑。

        

善意得到回应,赵小娥心情很好,暗想:如果客栈只招待女客人就好了,男客人如道士老头,瞧着都不讨喜得很,惹她烦。

        

一边吃饭一边聊,谢和光与程时晋的一顿饭吃了半个时辰之久。

        

无论是红烧猪肘还是酱牛肉,亦或烧鹅,皆美味异常。

        

擦了擦嘴,两人接着聊。

        

聊到肚子里的食物消化了一半,谢和光才对老板说:“放了那老头吧。”

        

道士老头坐在门槛上,已然被困住他的门槛折磨得没了脾气。

        

听到谢和光的声音,他看向她时,眼里含着杀意。

        

谢和光丝毫不觉得自己过分,道:“才一会儿功夫你就受不住了?杏妖听信你那套报恩的狗屁道理,被耽搁了多少年才醒悟?天底下如杏妖这般被你戏耍的苦主,有的连死了都意识不到你讲的是狗屁。”

        

道士老头冷哼:“我所言所行,俱无愧于心!杏妖得了人的浇水之恩,就该报答人!你见识短浅,没听过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谢和光拔出弯刀,说:“我只听说过,道理未必讲得通,但是拳头和刀剑一定能让人心服口服。”

        

刀光绽放,她在顷刻之间逼近道士老头,沉声道:“我只出一刀!”

        

这是极惊艳的一刀。

        

哪怕道士老头活了几百年,走南闯北,见识无数。

        

哪怕它要的是他的命,他也没见过这么美丽致命的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