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道具控制排尿&出租车司机和乘客h文

2022年9月9日06:31:41鲤鱼乡道具控制排尿&出租车司机和乘客h文已关闭评论

      

这是什么实力?

鲤鱼乡道具控制排尿&出租车司机和乘客h文

        

亲眼目睹白袍老者隔空捏爆了一个圣人,夜夭夭不禁心头剧震,只觉此人实力之强,简直匪夷所思,单以震撼力而言,甚至超过了肆伍陆和徐右卿。

        

就在她暗自惊叹之际,白袍老者的目光也已经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两人四目相对,夜夭夭莫名汗毛倒竖,一股难以想象的寒意沿着脊柱直冲大脑,竟然连呼吸都变得无比困难。

        

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

        

从老头的目光之中,她竟然读不出一丝喜怒哀乐,唯有无尽的冷漠和空虚。

        

这个号称真神的白袍老者,竟似不具备人类的感情一般。

        

“多谢前辈仗义出手,否则咱们几个怕是都要遭了这贼人毒手呢!”

        

总算夜夭夭从小在严苛的环境下长大,拥有着远胜这个年龄的机警和应变能力,不等对方做出任何举动,已然率先一步释放善意道,“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吾名玄九,乃古神族玄字门副神。”

        

白袍老头沉默片刻,缓缓开口道,“天空之城的人本就该死,吾并非为尔等出手,勿须致谢。”

        

“无论如何,毕竟是前辈救了咱们性命。”

        

见他似乎并没有继续出手的意思,夜夭夭微微松了口气,抱起大宝,对着他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道,“请受晚辈一礼。”

        

弯腰半晌,也没等来玄九的回应,夜夭夭终于忍不住站直身子,偷偷瞄了对方一眼。

        

只见刚才还冷漠如冰的老头眸中突然射出奇异的光芒,紧紧凝视着自己怀中的大宝,连眼睛都不愿眨一眨。

        

“若是前辈没有别的吩咐。”

        

夜夭夭心头一紧,生怕对方又起了别的心思,慌忙说道,“请恕晚辈三人就此告辞了。”

        

“站住!”

        

就在她转身欲走之际,背后突然传来了玄九苍老的嗓音,“把这个女娃娃留下。”

        

“前辈,大宝今年才两岁多。”

        

夜夭夭面色剧变,连声音都不禁颤抖了起来,“您是德高望重的神族,又何必和这样一个小娃娃一般见识?”

        

“什么一般见识?”

        

玄九摇了摇头道,“吾观此女天赋异禀,资质过人,正适合修习我神族功法,打算将她带回去悉心教导,传授衣钵。”

        

“能够得到前辈赏识,实是大宝的荣幸。”

        

夜夭夭脸上的紧张之色略微有所缓解,“只是兹事体大,可否等晚辈先将此事告知大宝的爹爹,待他首肯,再一同前往神族拜访前辈?”

        

“首肯?”

        

不料玄九脸上竟然罕见地流露出不悦之色,“岂有此理,我神族收徒,何须他人首肯?”

        

言语间,一道浩瀚无匹的气势自他身上倾泻而出,瞬间将方圆数里范围统统笼罩在内,夜夭夭只觉一股难以想象的压迫感当头罩下,一时间面色苍白,胸闷窒息,就连呼吸都变得无比困难。

        

正在她摇摇欲坠,眼看着就要不支倒地之际,怀中的大宝突然伸出粉嫩小手,轻轻摁在了她的肩膀之上。

        

夜夭夭只觉一股暖流顺着肩头涌入四肢百骸,顿时浑身一松,仿佛压在胸口的一块巨石被人挪走了一般,忍不住感激地看了大宝一眼。

        

“小小年纪,居然能够与吾的气势对抗!”

        

玄九惊奇地望着大宝,愈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果然是天纵奇才,天意,当真是天意啊!”

        

言语间,也不见他如何动弹,便已出现在夜夭夭跟前,抬手便要去抓她怀中的大宝。

        

“前、前辈!”

        

心知自己三人根本就不可能与眼前这个怪物抗衡,夜夭夭心急如焚,脑筋急转之下,突然灵机一动,朗声说道,“不知晚辈是否有这个荣幸,能和大宝一起拜入前辈门墙?”

        

“你?”

        

玄九闻言一愣,抬头对着她上下打量了片刻,若有所思道,“资质只能算是马马虎虎,多半争不到浸泡灵池的名额,就算拜入我神族,也不可能有太好的前程,充其量也就是一个神兵,你可愿意?”

        

“晚辈受大宝亲人所托,要好好照顾她。”

        

夜夭夭斩钉截铁地答道,“只要能和大宝待在一起,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看在这小女娃的面子上。”

        

玄九迟疑良久,终于缓缓点头道,“那就一起来罢!”

        

“多谢前辈!”

        

夜夭夭不禁面露喜色,随后又仿佛想起了什么,伸手指向不远处的七月道,“七月姐姐和咱们是一起的,而且她的天赋远胜晚辈,不知能不能也……”

        

“你是银月花园的人?”

        

不等她把话说完,玄九的视线已经落在了七月的银色秀发之上,突然面色一变,嗓音瞬间寒冷如冰。

        

银月花园?

        

那是什么?

        

七月闻言一愣,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当年那场大战,白银一族就是神女山的忠实走狗。”

        

对着她的银发凝视片刻,玄九突然咬牙切齿道,“天空之城固然该死,银月花园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既然让吾撞上了,那就乖乖去地府忏悔罢!”

        

言语间,他再次举起右手,朝着七月所在的方向隔空一抓,动作与先前诛杀徐飞之时,竟是如出一辙。

        

不好!

        

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恐怖威压,七月粉嫩的小脸蛋登时煞白一片,心脏扑通扑通狂跳不止,待要侧身躲闪,却感觉浑身软绵绵的,居然失去了行动能力。

        

连圣人都能一爪捏爆的可怕招数,又岂是她一个区区灵尊能够抗衡的?

        

这一刻,她仿佛看见自己步了徐飞后尘,被白袍老头一掌捏碎的凄惨景象。

        

“玄九前辈,不要!”

        

夜夭夭见状,不觉大惊失色,慌忙高声劝阻,却已是于事无补。

        

“嗖!”

        

眼看着银发少女就要香消玉殒,惨死在玄九手中,忽有一道惊人剑气不知从何而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斩在七月跟前,居然将玄九释放出来的恐怖气势生生劈散。

        

紧接着,一道白色身影“嗖”地出现在七月跟前,速度迅若惊雷,快如闪电。

        

竟是一名容色清丽,体态玲珑的白袍美女,银色秀发被梳成了一个高马尾,在身后一晃一晃,手中的短剑在阳光照耀下散发出刺眼寒光,说不出的英姿飒爽,冷艳动人。

        

“老狗,敢动我白银一族的人!”

        

甫一现身,白袍美女便目露寒光,对着玄九厉声喝道,“你怕是嫌命长么?”

        

“白银一族的罪人!”

        

看见女子头上的银色秀发,玄九亦是面色一变,目露凶光,“向真神忏悔你们过去的罪行罢!”

        

言语间,他果断纵身而起,化作一道白色疾光,朝着白袍女子疾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