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老师的胸的故事&极品放荡少妇

2022年9月8日14:49:12揉老师的胸的故事&极品放荡少妇已关闭评论

      

肥水不流外人田,肥?!

揉老师的胸的故事&极品放荡少妇

        

夜林皱眉,开始扣字眼,义正言辞道:“小玉,你说了……肥,我严重怀疑你在暗示咱家大小姐体重一百八。”

        

“纠正!是一百一十八,回家就签离婚协议,这日子没法过了,我们夫妻关系要到头了。”希娅特脸颊一黑,女生的体重很敏感不容污蔑,乱加一丢丢都是死罪,最好抹去零头,比如体重一百……所以想当场掐死这厮得了。

        

她身材偏丰满,腿圆肉翘,这个体重可以说相当正常,让甘蔗迷的要死。

        

像是小玉和风樱,高挑纤细的身材徘徊在一百出头,重量都少在哪里,已然不言而喻。

        

他一副交代遗言的模样,神情悲伤,还想往小素那边凑一凑,最后深情一番。

        

无敌美少女奈雅丽冰雪聪明,趴在他后背,下巴垫在饱受摧残的肩膀上面,学着他的声音:“小素,只有一个问题,你爱过嘛?”

        

然后脑袋换到另一边肩膀,快速转变成小素,活灵活现的一人分饰两角:“爱过。”

        

小素白了奈雅丽一眼,低头继续摸变小的云狐,没说话。

        

比起热情活力,青春烂漫的奈雅丽,她的确像是超级不坦率的羞涩女生,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而且再说了,就是觉醒个记忆而已,征服者大人都熬下来了,变态老师却弄的像生离死别,往后漫漫岁月不相见一样。 

        

“我们冲啊!”奈雅丽打了个响指,指挥着自己的坐骑,天空魔法阵转动,漫天星辉垂落灌体,直指夜林的那份暗之本源。

        

不得不说赫尔德是有真本事的,竟然能参考着狄瑞吉偶然间恢复记忆的事情,就创造出相关的魔法阵,唤醒沉睡在本源中的过去。

        

“痛……”

        

夜林面颊一抽,双眸怒瞪,完整的灵魂仿佛被生硬的撕开了,化为碎片,刺痛每一根神经,紧接着有不属于他的一段记忆,神圣浩瀚,充满伟力,要强行填在灵魂中刻下痕迹。

        

如针扎,似刀刮!

        

他瞬间理解了征服者之前的痛苦状态,非大毅力者难以忍受,这段记忆的时间并不长,也就是神战的持续时间也没多久。

        

真正值得铭记的部分,就是伟大的意志从宇宙深处走来,呵斥,大战,然后落了一个两败俱伤。

        

因为这个记忆的片段携带着太过浩瀚的资料,直视着至高,与其近距离搏杀,才如此痛苦。

        

否则以征服者的境界来说,他就是咀嚼,吞噬别人的灵魂,也不会痛苦到险些拔出决死一剑。

        

“荒诞扭曲,光怪陆离,吾所视的一切都将以虚为实。”奈雅丽小脸肃然,浑身澎湃着邪异紫色的乖离之力,一道光束冲天,然后疯狂扩散席卷。

        

“果然啊,丫头你突然跳出来,是有特别原因的。”夜林低头注视自己的双手,如玉无瑕,每一寸肌肤都弥漫着神性的光辉,有不朽的力量在闪耀。

        

光辉贝亚娜!

        

“你明知道本大人会用点什么,怎么还一起来了呢?”

        

“因为我信任你,爱你。”

        

“嗯哼,讨厌了啦,我具现了神战那一幕,并可以循环往复,现在,伟大的意志就是你的假想敌。”

        

一道光芒万丈的伟岸身影从宇宙深处出现,万物颤栗,是一切之主,是无穷无尽的至高。

        

“征服者被折磨一次,我要被折磨无数次?不要啊,而且我的剑呢,还有无轩,元素,怎么都没了。”

        

“因为是假想敌嘛,你现在是光辉贝亚娜,提前适应喽,就与摩罗斯那个老东西的能力是一样的。”

        

恐怖之神摩罗斯,祂能映照敌人的内心,创造出对方思维中不可战胜的敌人,也就是思想决定一切。

        

奈雅丽瞄了一眼没有性别特征的人造神躯体,偷笑。

        

“你们拥有了具象和思维,却仍不知满足,非要谋求虚妄的神之权能……”

        

伟大的意志光芒太盛烈了,煌煌宇宙,无暗可存,那质问的声音宛若终日的审判,震的群星都崩碎了。

        

不是单纯的“光芒”,直面伟大的意志之时,夜林忽然有了新的理解,这种光应该是从无到有的创造,也是一种万物之主凌驾一切之上的支配。

        

“你们应当随我一起,回归于太初之光。”

        

大战爆发,夜林却发现几乎不能操纵自己这具光辉贝亚娜的躯体,像是一个安装了既定程序的机器人,履行着记忆中的过往。

        

他的躯体被无情的光芒撕裂了,湮灭殆尽,只残留一份神识,沉睡感如潮水般涌来,思维一片空白。

        

等到再次苏醒的事情,又回到了一道伟岸的身影从宇宙深处走来……

        

“循环往复,永无止境,我有种莫名的既视感。”夜林扶额,无奈问道:“丫头,为什么征服者能使用狱冥天地,我连个武器都没有。”

        

“这个嘛,因为这份本源不是你的,你只是后续的载体,在某个时间点往上,它属于镜像卡恩。”

        

征服者的前身就十二人造神,真正意义上的同源贯穿,而夜林并不是十二人造神。

        

轰!

        

创世之环转动,伟大意志所持有的至高神器,与其伴身而生,象征着一种莫测的神性。

        

夜林又一次被击碎了,当然,重复回放的记忆,他也看到了还有许多个一样光辉闪耀的躯体,冲向极致闪耀的光芒。

        

辉煌无比的身影也被打碎了,那一瞬间宇宙混乱,时间裂开了缝隙,数道模糊的形体飞往未知之地。

        

持有时间权能,绕过时空领主,历史也可以更改,但脑海中的记忆又如何修改呢,强行改变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一次,十次……夜林像是一个变数,突然的插入了本应属于十二人造神的记忆,他是旁观者,现在也是亲历者。

        

除非他能恢复自己真正的战力,以太初之剑,逆伐天神,否则只是不断重复这一段记忆而已。

        

但夜林并非全无收获,一次次死去再重生,他也亲眼目睹了伟大意志的形体爆碎,至高无上的神秘感正在削减,祂并非不可战胜。

        

轰!

        

异变出现了,夜林头疼欲裂,时间怀表骤然打破了僵持的局面,指针开始飞速旋转,有玄奥的力量在蔓延。

        

怀表的一部分像是融化成了虚烟,没入夜林体内,他的皮肤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银光,无数时间的符号在流转,更深层的东西在被撕裂。

        

“这是要……三权能?”奈雅丽愕然,瞬间爪子有点麻。

        

她起初的念头就是借记忆的轮回,让夜林亲身多次体会神战的场景,这对他的心性意志有很高的磨炼效果,就比如征服者虽然受了暗伤,险些拔出决死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