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校花下面凸起的地方&玩弄少妇的屁股眼小说全文

2022年9月8日13:40:20模校花下面凸起的地方&玩弄少妇的屁股眼小说全文已关闭评论

     

谢宁转过身,看门口。

模校花下面凸起的地方&玩弄少妇的屁股眼小说全文

        

来人是林少如,他缓缓地跨过地上的尸体,稳步地走进房间,长剑还握在手中,鲜血顺着剑尖一滴一滴地流落。

        

地面上躺着的尸体正是刚刚从房间里出去、守在门处的侍女和小厮,他们皆被杀了。

        

谢宁望着林少如手上的剑,心下一惊,拉着应如婉后退两步。

        

为什么要杀侍女和小厮?

        

谢宁冷静地思考了下,猜林少如是怕他们听到了房间里的交谈,所以才宁杀错不放过,他怕是不愿其他人知道杀害林府老爷的凶手是林夫人。

        

林少如没看她们,看的是一脸淡定的林夫人,“你刚刚说什么?”

        

还是一如既往的少女音色,但带了些许哑意。

        

这个你也不知是指谁,直到他眼眶微红地用剑指着谢宁,她才知道是问自己,迟钝一秒,张了张嘴,“我”

        

他又往里走了一步,淌着血的剑尖落到了距离谢宁脖颈处不足一指的地方,笑了两声,却没有笑意,可谓是阴森之极。

        

语气似完全不相信的:“你说是我娘杀了我爹?” 

        

应如婉企图挣脱她的手,挡在前面。谢宁没让她成功,抬眼望林少如,心底不由得闪过一丝不忍。

        

来找林夫人之前,谢宁也大致猜到了林少如是不知道事情真相的,不然也不会故意请人回来抓自己的母亲。

        

“林姑娘!”应如婉想唤回他的理智。

        

可林少如还没进门就杀了两个人,又怎么会有理智二字可言。

        

未待谢宁回答,林夫人神情自若地理了理没什么褶皱的衣袖,看了一眼他们三人,又看了一眼外面的尸体,从容地道:“是我杀的。”

        

林少如讷讷地重复:“你杀的?”

        

下一瞬,他眼泪一颗一颗地坠落,歇斯底里地控诉:“他是你的夫君,他还是我的父亲,这些年来,他无一不迁就于你。”

        

情绪到达深处,微带哽咽。

        

“即使娘你把我变成不男不女的东西,让三代单传的林府绝后,他也没有半句怨言,更没有纳妾的念头,也没怪过你!”

        

林夫人无动于衷地看着林少如。

        

谢宁瞪大双眼,这事儿她还真不知道,林少如净身竟是由林夫人亲自动的手,而林府老爷知道也没阻止。

        

比谢宁更懵的是应如婉,什么叫把他变成了不男不女的东西?

        

林夫人冷笑了一声,“那是他有亏欠于我!你想为你爹报仇啊,杀了我吧。其实你也隐约猜到了,只是不愿承认罢了,不是吗。”

        

“若不是这样,林府下人的口供为何如此一致?你找他们来的最终目的并不是找出杀你爹的凶手,而是想杀了许扶清,对不对。”

        

话中字字刺耳。

        

林少如脸色一下子变冷了,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对。”

        

啪地一声,一道殷红的巴掌印落到他白皙的脸上。

        

林夫人的手还没收回去,带着怒气地撂下话:“有我在一日,我便不会让你伤害正卿的儿子半分。”

        

巴掌声响亮,谢宁听得都脸疼。

        

不知林夫人要是知道许扶清并不是许正卿的亲生儿子会如何,她感觉这本书里面的感情线太杂了,纵横交错,有时候作为局外人的自己也无法理得清楚。

        

爱屋及乌这个词非常地适用在林夫人身上,可对她自己的儿子却不公平。

        

林少如忽然笑了起来,握着的剑也随之颤动着,稍显稚嫩的脸有些叛逆之色,“晚了,今天我就要他死在林府,为我爹陪葬。

        

        

林府的侍女和小厮全是当年屠杀许府的黑衣人,许府灭门是外表温润的林府老爷策划的。

        

任谁也不会想得到幕后黑手会是林府老爷。

        

西京城商人很多,但有名的富商之家来来去去都是那么几家,分别是许府、安府、林府、宋府、花府五大家。

        

其中与许府交好的是安府、林府。

        

许正卿容貌端正、性子和善、待人有礼,平日里也喜广交好友,林府老爷便是其中之一,可人过于优秀就会招人妒忌,尤其是在得知自己喜欢的女孩喜欢对方后。

        

于是林府老爷策划几年,为的就是事后能全身而退。

        

这件事林少如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可他不觉得愧疚,反而觉得这是许府应得的下场,要不是许正卿,他们家也不会支离破碎。

        

而活下来的许扶清则是那晚的漏网之鱼。

        

谢宁眼皮一抖,听了林少如的话,实在忍不住说句公道话:“又不是他杀了你爹的,冤有头债有主,你要他死干什么?”

        

“你给我闭嘴,过来。”林少如根本听不进她说的话。

        

明白了他的固执后,谢宁不再说话,也没大喊,闭嘴就闭嘴,好汉不吃眼前亏。

        

林府很大,她喊破喉咙,声音怕也传不出这所院子,更没跑,林少如拿着长剑站在房门那里,想早点儿死是可以冲过去的。

        

天色渐晚,炙热的气息在上空徘徊,没一会儿便被雨和风弄散了,乌云遮住落日,融进了灰白色。

        

风雨拂过树梢,扬起沙沙的响声。

        

雨幕一道模糊的红色身影纵身一跃,轻飘飘地落到院中的台阶之上。

        

雨水瓢泼,雷鸣声时而响起,血水蜿蜒地流向青石板的两侧,不可避免地渗一点儿进入那些种着花草树木的泥土。

        

除却雨水声,周围静谧一片。

        

闪电一过,有一瞬间照亮了院中。

        

尸体东倒西歪地散落着,许扶清一步一步地踏过尸体,清数着,他杀人时有个习惯,喜欢数人数。

        

雨水漫过脸,顺着下颌滑落,带过阵阵的凉意,红衣少年却浑然不觉地低头看着那些尸体,他们都是林府的哑巴下人,武功不输常年行走在江湖之上的人。

        

而许扶清则轻而易举地杀了想杀自己的他们。

        

透明的雨水冲刷着他穿着的绯衣,滴下去的却是红色的,上面全是血,不过是杀人时不小心溅到的。

        

松木香也遮不住浓重的血腥味。跟以往不太一样,素来喜爱血腥味的许扶清这次闻着微微蹙眉,目光转而飘到逃过一劫、努力地往别处爬的小厮。

        

一只冰凉的手从小厮颈后伸来,精准无比地扼住了他的喉咙。

        

小厮呜咽一声,许扶清微微蹲下。

        

他经雨水洗过的脸颊,肤色透亮浅淡,一双眼睛如玉石般干干净净的,看上去像单纯得不谙世事的少年。

        

可就是这幅模样,和他手中沾着血液的长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可知谢宁在哪儿?”许扶清温言细语地问。

        

林府的下人都知道府邸有一名谢姑娘,即使不知道她全名,也大概能猜得到他问的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