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穿内衣裤来上班/连裤袜美妇小说h阅读

2022年9月8日13:08:38不许穿内衣裤来上班/连裤袜美妇小说h阅读已关闭评论

几个人做了满满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林微夏刚坐下发现门紫不在,放下筷子起身想去叫她下来吃饭,一转身看见门紫趿拉着棉拖下楼,一脸的睡眼惺忪。

不许穿内衣裤来上班/连裤袜美妇小说h阅读

        

门紫披了件外套眯着眼在林微夏旁边坐下,林微夏把筷子递给她,轻声问道:“你要不要喝杯果汁?”

        

“要,谢谢。”门紫打了个哈欠。

        

众人在吃饭前举杯,有男生大声说道:“来,敬微夏和丁丁,你们辛苦了,不过做饭是轮流制,在座的各位垃圾也别想逃。”

        

一行人哈哈哈大笑,纷纷说道“辛苦了”“辛苦了”,邱明华拿着筷子指了指桌子上拍黄瓜,笑着说:“大家也尝尝看好不好吃,本人唯一会做的拿手好菜。”

        

坐旁边的女生拍了一下邱明华的手,斗嘴道:“筷子别离这么近,口水掉进去怎么办!”

        

“我……”邱明华一脸的无辜委屈。

        

吃饭间隙,众人除了聊起明天的行程,也有人说起还有一年大家即将毕业的事,爽朗的笑声中多少透了点对未来的迷茫。

        

蒋珩坐在旁边,看林微夏吃得比较少,心一动,看到离她较远的一盘避风塘炒蟹,夹了一只肉质肥厚的蟹到她碗里,说道:“你尝一下,味道不错。”

        

林微夏把嘴里最后一口饭咽下去,看着碗里出现的蟹有些犹豫,筷子夹了起来,一道调羹撞击碗发出的声音响起,不紧不慢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不知道她海鲜过敏吗?”

        

原本还嘈杂的气氛突然安静下来,班盛把调羹撂下,好整以暇地慢悠悠迎上了蒋珩的视线。

        

眼神交汇中暗流涌动。

        

施离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很难看。一桌人面面相觑,视线开始在三人之间打转,蒋珩的神尬,林微夏轻声偏头对他说:“不好意思,我没有提前说。”

        

只有班盛的表情游刃有余,一脸坦然。其中有几位在两人最初重逢时就在场,一副我哥终于明面上不爽了的意味。

        

“正好我想吃。”门紫夹走了林微夏碗里的蟹,出来打了个圆场。

        

好在这个插曲很快被揭过去,众人很快吃完饭。收拾好碗筷后,他们来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开始喝酒聊天。

        

林微夏和门紫坐在一起,蒋珩和她隔了一个位置,坐在她斜对面的是班盛,他散漫地坐在沙发上,转动手指的那枚梵文戒指,旁边的女生兴奋地同他说话,班盛漫不经心地听着,敷衍得不能再敷衍。

        

喝酒喝到一半,施离截下了一位想要开酒男生的手,红唇一张一合:“光喝多没意思啊?真心话大冒险?”

        

“又来?”邱明华对这个游戏都过敏了。上次他玩输了之后,一帮人竟然让他去跟酒吧穿黄色衣服的女孩说自己有狐臭,人生奇耻大辱。

        

“玩点不一样的吧,”有位男生建议,“每个人有一次轮流抽卡的机会,抽到的是真心话就真心话,大冒险就大冒险,不过这次的真心话是答者写在一张纸条上,想看答案的人得喝一杯酒,怎么样?”

        

“可以啊,玩吧,最喜欢我知道别人不知道的秘密了。”门紫拿起勺子悄悄了玻璃杯,示意大家开始。

        

大厅里的几盏灯被关掉,只留了一盏小灯散发着暖色的光芒,气氛瞬间暧昧朦胧起来。

        

桌子中间放了一个微缩的游戏转盘球,由发起人按动开关,一个白色的小圆球闪着灯开始自转起来,转了几圈后,球慢悠悠地在林微夏面前停下。

        

林微夏抽了一张卡,一旁的蒋珩帮忙念了出来,念完之后又看着林微夏,像是在期待着她的回答。

        

林微夏拿着一支笔戳了一下下巴,垂眼在上面写了一个答案,全程门紫的手搭在她肩上,看见答案后极快地挑了一下眉。

        

最后林微夏把纸条折好扔进玻璃罐里。

        

蒋珩是第一个喝酒的,他看一下林微夏的纸条,然后笑了一下。施离也喝了一杯酒,看到林微夏答案的那一刻几乎是冷笑一声,瞥了她一眼,又把纸丢了回去。

        

班盛拣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也选择了看林微夏的答案。

        

打开那张纸条,林微夏搭在膝盖上的手指不自觉缩了一下。他那侧的光很暗,脸半陷在阴影里,垂眼看着,在反复咀嚼她的答案,脸上表情不明。

        

第二局游戏开始,白色的圆球亮着光开始不停地闪,开始自转,转了两圈后,“嘟”的一声停在门紫面前。

        

门紫随手抽了一张卡,翻开一看――打电话给你最近聊天的一位男生,跟他告白。

        

邱明华见状哄叫了一声,其他人则一副好戏终于上演的状态,兴奋地你一句我一句开始起哄:“门姐,快给大家看看你的微信最近联系人吧。”

        

有个男生自恋地接话,说道:“不会是我吧,不用告白了,紫,我接受你。”

        

“呵。”门紫只给了一个字表示无语。

        

门紫拿起手机登录微信,点开最近联系人,第一位恰好是宁朝,下午出去玩的时候她分享了一张照片给他。

        

他的头像是雪地里的一只北极熊。门紫只给宁朝备注了一个字母:

        

        

“门紫,这个

        

是谁啊?”刚才打趣的那位男生问道。

        

门紫冲那男生妖艳一笑,说出来的却是:“无可奉告。”

        

在众人的期待下,门紫拨打了宁朝的电话,扬声器发出嘟――嘟――嘟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紧张。

        

这种游戏门紫玩了千百回了,因为是游戏,所以她十分得心应手。

        

可对象是宁朝的时候,门紫就会忐忑,更料不到事情的发展。电话响了十五秒后终于接通,听筒那边传来一道很低的声音,似乎还带着运动后的清哑:

        

“喂。”

        

宁朝那边的背景音很杂,隐隐传来嘹亮有力的口号声,门紫问道:“这么晚了,你还在训练啊”

        

“嗯,晚上紧急大拉练,老子那会儿还在洗澡,听到教官的口号,顶着一头的泡沫就出去了――”宁朝脸颊鼓动,呼出一口气,问道,“找我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