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章跪在地上高贵的皇后/第一次为什么要用毛巾垫着

2022年9月8日12:43:34第章跪在地上高贵的皇后/第一次为什么要用毛巾垫着已关闭评论

      

照顾孕妇产妇新生儿这件事,宁安华也算做熟了,到自己身上,更是陈大夫年前才确诊她有孕,她年后出了元宵,就从家里精挑细选,把照顾孩子的四个乳母和四个嬷嬷都选好了。

第章跪在地上高贵的皇后/第一次为什么要用毛巾垫着

        

孩子万一是灵体,她宁可把别的事耽误一年半载,也会自己哺乳。但孩子大概率不是,那她是不是亲自喂养的区别不大,四个奶娘的奶总够他吃了。

        

再加上四个嬷嬷,任他是个猴子托生的,也该照顾得过来。

        

至于对一般产妇来说最为重要的接生婆,甄家手段下作,如果早早定下是哪家,难保会被甄家买通,对她不利。

        

扬州城内不是只有她一个孕妇,她也做不出来把接生婆接到家里关着,直到她生,半年不许出去给别人接生的事,所以没有提前定下。

        

但林如海病重后,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便被下毒和刺杀多达七次,几乎每隔四天就会有一次危险,她也不敢请外面的接生婆来了。

        

林家在扬州有下人一百二十八个,宁家有三十七个,加起来五六十个中老年媳妇婆子,她就不信没有一个人有接生经验的。

        

其实对于她来说,有没有接生婆的差别不大,她才敢这么做。

        

——总归都比不过异能可以让她心安。

        

和现代医院更是没法比。

        

如果她没有异能,在这个时代,她是绝对不会想亲自生孩子的。 

        

而巡盐御史衙门里共住着四个大夫,轮流给林如海看病用药,如果孩子生下来有什么问题,也不缺大夫诊治。

        

但最后,她躺在产床上等待生产的时候,给她接生的除了宁家的李婆子,还有一个人。

        

是仪鸾卫正七品女典卫,罗十一。

        

在她生产的前几天,一日十二个时辰,林如海最多只能在有她陪着的时候清醒两三刻钟。

        

他几乎到了水米不能进,药都吃不下去的地步。

        

大夫们终于能判断出他是中毒了,却还是束手无策。

        

但她能看到,他的灵体本源依旧被妥善保护着,只不过身体的其它部分已经千疮百孔。

        

换在平常情况下,林如海早就死了。

        

现在,大夫们顾及她是孕妇,不肯对她直说,但他们的行动无疑表现出来,他们对能救活林如海已经不抱希望。

        

她是御史衙门唯一的女主人,内有宁安硕和林家管家的支持,外有仪鸾卫辅助,是以她每天在前院书房代替林如海主事,无一人提出反对意见。

        

两位仪鸾卫,七品男典卫叫罗十八,主要负责林如海的安危,而罗十一,每日有大半时间在她身边守着。

        

虽然仪鸾卫控制情绪的能力比常人强很多,但他们到底也都是普通人。

        

以同一个目标合作了一个月,又没有什么利益上的冲突,她和罗十一之间的气氛也从一开始的没有事不说话,变得融洽了许多。

        

那一日,她让林平家的和秦嬷嬷在两家择选素日稳重,又有接生经验的媳妇婆子去,罗十一问:“夫人真的不去外面请产婆了?”

        

宁安华笑道:“只有你们两位,也难把整个扬州城的接生婆都查一遍。不如选自家的人,好歹信得过他们没有坏心。”

        

罗十一:“夫人倒真看得开。”

        

宁安华笑道:“看不开又能怎么样?”

        

罗十一看了她一会儿:“夫人信不信得过我?”

        

宁安华:“你会接生?”

        

仪鸾卫的培训项目还包括这个?

        

罗十一微微一笑:“会。”

        

宁安华笑道:“那我信得过。”

        

这可是皇帝专属高端人才,没有点实在本事,也说不出这个“会”字了,比什么产婆都靠得住。

        

身体素质再好,异能没到三级,生孩子的时候该疼还是疼。

        

宁安华努力吸气呼气,跟着罗十一的指挥用力,一声痛也没叫。

        

她上辈子受过的伤不算少,也感受过几次濒临死亡,生孩子的痛夹在那些回忆中虽然突出,但也不是不能忍受。

        

李婆子是被宁安华亲自叮嘱过的,只听罗十一的指挥打下手。

        

等太阳升到最高处的时候,宁安华终于觉得身下一阵轻松,像是排出了堆积十年的宿便。[注]

        

接着,她听见了新生儿嘹亮的哭声。

        

她抬头看,罗十一在给一团皱巴巴红通通的东西剪脐带,李婆子正拿棉布擦去那团东西上的污秽。

        

柳月眉一脸欢喜地握住她的手:“你看见了吗?是个男孩!”

        

若林大人无事,这是个女孩儿也很好。可林大人眼见要……

        

夫人生下了林大人的子嗣,等贾家的人来了,才不会吃亏。

        

她也曾劝过夫人,左右已经怀胎九个月了,等孩子生下来,再把林大人病重的消息告诉贾家也未为不可,但夫人没有这么做。

        

宁安华点头:“这小东西,真是折磨死人了。”

        

陶嬷嬷看她生得顺利,胎盘也顺顺当当出来了,在一旁都高兴出了眼泪,一边给她擦汗,一边笑道:“姑娘这是头一胎生孩子,已经算快的了,有的人生两三天都生不下来。”

        

柳月眉拿鸡汤卧的荷包蛋喂给她吃,也笑道:“这说的就是我家琢儿,让我疼了整整两天才肯出来。”

        

陶嬷嬷笑道:“琢大爷孝顺聪慧,您的福气长着呢。”

        

罗十一已经把孩子称好了,说:“六斤七两。”抱给宁安华看。

        

虽然这孩子眼睛还没睁开,头发眉毛都淡淡的,看上去丑得简直不像她和林如海生的,宁安华还是立刻就喜欢上他了。

        

她只摸了摸孩子又红又嫩的小脸,便用力抓住罗十一的袖子:“我有话和你说。”

        

罗十一看了看四周。

        

柳月眉等人都大概猜出了罗十一身份不同,这一个月也见识了宁安华的手段。

        

见此,陶嬷嬷先抱了孩子去给乳母喂奶。

        

柳月眉替宁安华盖好被子,便出去给宁安硕等人报个平安。

        

李婆子等都放下手中的东西,先退至外间。

        

宁安华浑身是汗,身下也还不太舒服,但现在是最合适的时机。

        

贾宝玉能衔玉而生,她的孩子怎么就不能得知父亲被人诅咒,降生时托梦给母亲?

        

她在罗十一耳边说:“我方才看见……”她说出了她用几个月时间才探查到的地址,“给他行巫蛊之术的人就在里面。”

        

罗十一罕见地没有控制住表情,面上显出惊讶:“夫人能确定吗?”

        

宁安华摇头苦笑:“我不知道。”

        

罗十一起身:“我去汇报给同知大人,是否为真,一探便知。”

        

宁安华用异能聚集了几滴“泪”在眼角,叹道:“但愿不是我疼糊涂了。”

        

罗十一犹豫了一下,把将要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

        

听着外面庆贺念佛声不断,她轻轻握住了宁安华的手:“夫人是有福之人,林大人是有功之臣,陛下是圣明之主。我们会将夫人与大人的忠心禀报陛下的。”

        

此言之意,就算林如海活不成了,皇上也不会亏待宁安华。

        

宁安华抹掉“泪水”:“多谢你。你快去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