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play(H)&公交车上娇妻把别人当成了我

2022年9月8日07:52:54调教play(H)&公交车上娇妻把别人当成了我已关闭评论

    

当三月大人激动到开始颤抖,让宁孑意识到,也许事情远没有之前这个内核是人工智能的小猫描述的那般简单。

调教play(H)&公交车上娇妻把别人当成了我

        

宁孑以极为淡漠的态度,接受了他已经出名的事实,再以旁观者的视角,感受着所有的非议,然后在以如同机器般的逻辑思维模式,去反向分析三月的思路。

        

他觉得这只猫……不正常……很不正常。

        

思路不该只是这样的,因为如果单纯只是为了所谓的震慑,那只是针对特殊人群的,根本不需要调动媒体的注意力,甚至还要求全球同步直播。

        

脑子飞快的转动着,他看着邮箱里那些字不停跳跃,突然若有所悟,调出了QQ,不等他开始打字,三月已经将诧异的目光投向了他。

        

宁孑若有所思的跟三月对视了一眼,还是在聊天框输入了他的想法。

        

“三月,你其实是……想造神?”

        

“喵……如果可以,为什么不呢?”

        

宁孑侧着头,盯着三月……

        

没错,这个回答真的很三月……

        

“喵,你要这样想,在这个神奇的世界,卫星已经快把轨道占满了,但在这颗星球最发达的那些国度依然有一百多万人坚定的相信地球是平的!所谓星球论只是政府炮制出的阴谋!所以告诉我,为什么不呢?”

        

宁孑没有回话,而是在心里默默揣测着三月的行为逻辑。

        

“喵,赞美伟大的快乐教育吧。它能让一个极大的群体在度过最为宝贵的学习时光后,依然不具备最基本的科学跟逻辑思维能力。他们只相信自己的判断,并活在自己想象中的世界里。他们永远热情,永远充满了奇妙而伟大的想象力,当遇到无法理解的事物时,更能心安理得的将一切归咎为神赐!”

        

宁孑终于忍不住了,飞快的打起了字:“所以成为这些人眼中的神有什么意义?”

        

“喵,意义太大了!因为当你成为了这个庞大群体的信仰,那就相当于拥有了一层护体金身!全世界的资本都会争先恐后的献出他们的膝盖。因为这个庞大的人群,能够影响到他们最看重的东西!想想看吧,当你说一句某品牌的手机植入了一种邪恶的技术,能够直接影响人的大脑,其品牌主流消费群体都会深信不疑的时候,他们会怎么看你?”

        

宁孑很快给出了答案:“他们大概会想我能从这个世界永远消失!然后在拼命的用各种方式悼念我!”

        

“喵,那就用一道神雷劈碎这种邪恶思想吧!宁孑,你要相信这个世界是有光的,当你证明了自己独一无二的价值,那道强光将会环绕在你身周,为了保护你而不惜代价。人类脆弱而短暂的生命,注定了文明之光需要被保护,而一切人们所认为的先进技术,其实都不如被你的同类无死角的保护。你要相信他们会忠诚如我,愿意用生命捍卫正义。”

        

“喵,但最重要的还是,当你有了这次的成绩,未来做出需要长时间验证的成果时,会有更少人质疑,同时更会收获更多的信任。这样还能节省额外大笔的时间!不然你每要涉足一个领域就要被一帮人重新质疑一次,多浪费时间啊!所以告诉我,你相信光吗?你愿意为了人类科学大踏步式前进而去努力做好这件事吗?”

        

宁孑默然……

        

所以……这只猫……竟然还看奥特曼么?

        

是的,三月的话让他想到了小时候看奥特曼时的激动,尤其是那句“你相信光吗?”。

        

要知道在宁孑六岁以前是真的相信是有奥特曼守护世界的,他是真的相信光的。而现在,似乎又有一束光照耀在了他的身上,还是那么的闪耀。

        

以至于他甚至忽略了这只猫竟然给他带起了高帽子。

        

就在宁孑陷入回忆中时,他突然发现小猫已经编辑好了给《自然》编辑社的回信,并直接发送。

        

当然,其实可以更快的。

        

但大概是……这只猫将宁孑沉默,自主判断为了默许。

        

宁孑认真的看着小猫,小猫站起身,轻轻一跃,便跳到了宁孑怀里,第一次主动用它毛绒绒的头蹭了蹭了宁孑的胸口,然后露出一脸享受的表情。

        

“喵,我们说好了,要做搞事通识大学者的,你,忘了吗?”

        

当一向高冷的小猫突然开始撒娇……

        

这谁能遭得住?!

        

……

        

英国,伦敦。

        

威廉·理查德最近心情其实挺不错。

        

当然不止是因为宁孑在《自然》上投稿的那篇论文。

        

事实上那篇论文会惹来如此大的动静,是威廉·理查德没想到的。

        

因为他也没想到这篇论文如此简单的操作步骤,最终全球无数实验室得到的结果却是根本无法复现。

        

太经典了……

        

也许那位叫宁孑的华夏天才是真的跟全世界开了个玩笑。

        

但正如卢正月说的那句:“那又怎么样呢?”

        

是的,作为《自然》期刊的主编,威廉·理查德并不觉得气恼。

        

看吧,学术界好久没有为一个学术成果吵得这么热闹了。

        

数学家跟物理学家的争论,永远都是那么的让人兴奋。

        

他喜欢这种氛围,甚至在编辑社投票决定将这篇论文之前,威廉·理查德动用了主编权限,直接以编辑社的名义给宁孑发了一封邮件。

        

他想听听那个有意思的华夏年轻人是怎么说的。

        

根据他多年以来在《自然》杂志社供职的经验,但凡搞学术造假那一套的学术大佬,试验过程一定是极为繁琐、需要极为漫长的周期跟消耗许多资源极难复现那种。

        

威廉·理查德从不会小看任何能够成为顶级学者的人。

        

虽然有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的说法,但高智商者即便急功近利,也很难愚蠢到会犯下如此简单的错误。

        

拿一个简单到只要天气合适随时都能复现的试验造假?

        

那大概是唐宁街十号里工作的那些天才们才能想出的绝妙主意。

        

因为他们肆无忌惮……

        

更别提威廉·理查德很喜欢看学界这样热闹的场景,他有种预感,因为这篇论文,一定会出现一些让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事情。

        

果不其然,对方甚至没有让他等待多久,便回复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