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承欢挺送迎合&原味重痕迹内内小说

2022年9月7日13:47:02被迫承欢挺送迎合&原味重痕迹内内小说已关闭评论

“为什么不想提?难道你不期待我们的婚礼吗?”

被迫承欢挺送迎合&原味重痕迹内内小说

        

这场迟到了四年的婚礼,不管是贺北溟,还是他们周围的其他人,都期盼着。

        

唐遇白他们都开始争着谁要当伴郎,吴镜汀则等着接他们的捧花,希望能成为接下来结婚的那个人。

        

程瑜他们更不用说了,都开始规划他们婚礼上要邀请哪些宾客,到时候要把小漓这个小花童打扮成什么样。

        

贺家人场地和酒水都已经定好了。

        

贺老太太更是找了庙里的师父,挑选了好几个良辰吉日。

        

所有人都很为这场婚礼做了准备,偏偏只有初夏这个新娘,不止不肯参与婚礼的相关安排,甚至连试穿婚纱都不肯。

        

这不免让贺北溟开始怀疑,她对这场婚礼的期待,是不是远不如他那般的强烈。

        

“我……”

        

初夏看到贺北溟有些不高兴,也有些后悔自己刚才那么抵触谈及婚礼的事情。

        

她想解释什么的时候,却被男人打断了:“没事。你暂时不想提,我不逼你就是了。” 

        

贺北溟嘴上这么说,初夏还是看得出,他其实还是希望她能去试婚纱,和他计划接下来蜜月旅行的事情。

        

“我和遇白他们晚上去聚一聚,你早点睡。”

        

贺北溟说完,就转身往外面走。

        

初夏知道这个时候,她应该挽留他的。

        

可到了嘴边的话语,却始终堵在那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贺北溟离开。

        

一直到男人的背影消失在玄关处,初夏才掩饰不住落寞,伸手捂上自己的脸颊。

        

她怎么会不期待两人的婚礼?

        

两人经历了生离死别,又分开了四年。

        

就像他一样,她也迫不及待举办婚礼,让世人见证他们的爱情。

        

可她的脸……

        

一直反反复复地化脓。

        

她甚至自己尝试过用药,都无济于事。

        

于是她也从最开始的淡定,到现在的惶恐不安。

        

她也害怕毁容,害怕他今后看到她的脸只剩下恶心。

        

这样的恐惧,这些天一直如影随行。

        

可当着家人和贺北溟的面,她一点都不敢表现出来。

        

此刻,周围没有其他的人,她那些积压已久的情绪,也似乎在这一刻全然爆发。

        

空荡的房间里,她无助地将自己蜷缩成一团,无声的哭泣。

        

*

        

笙歌夜场——

        

唐遇白正一手搂着一个漂亮女孩谈天说地、许诺未来。

        

自从离婚后,他又过上来这种奢靡的生活,甚至比以前还摆烂。

        

怀中的女人,每一夜都是不一样的。

        

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忘记曾经他的怀抱,曾经只想留给某个人。

        

今晚他估计想在这两人中挑一个带回家,正探索着他们中哪一个才是真材实料的时候,包厢门突然被推开了。

        

看到来人,唐遇白明显愣了一下:“五哥?”

        

之前贺北溟虽然也来过,但都是他组局把贺北溟拉进来的。

        

他真没想到,贺北溟还会来这种地方。

        

“不欢迎?”贺北溟声音清冷。

        

“怎么敢,快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