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远和安许诺树后做第几章&打赌输了女的由男的任意处罚

2022年9月7日13:37:46叶宁远和安许诺树后做第几章&打赌输了女的由男的任意处罚已关闭评论

        

徐行有点无语。

叶宁远和安许诺树后做第几章&打赌输了女的由男的任意处罚

        

本来他是想着,自己点两个素菜意思意思,跟这位室友聊聊天拉进一下关系,然后就可以厚着脸皮蹭两块肉吃吃。

        

这样也就省了自己买荤菜的饭钱。

        

虽说付了学费后还能剩个一千块钱左右的生活费,但徐行总得稍微留点钱留作应急之类的,平时花销还是能省则省。

        

尤其开学后还有不少要花钱的地方。

        

除了学费,还有相应的住宿费、课本费等等,实际算下来的话,一千块钱可能也不算很多。

        

但谁知道自己这位室友也是个神人,吃饭竟然就点一个素菜,然后倒一碗紫菜汤,搭配两大块米饭。

        

素菜吃完了就再倒一碗汤,反正紫菜汤是免费无限供应的,想要多少有多少。

        

这让徐行有点牙疼。

        

而对面的张农正好相反。

        

之前在寝室里聊天的时候,张农听徐行说他就是本地人,而且从口袋里掏出来就是个菠萝手机,一看就是家里不缺钱的主儿。 

        

结果吃饭竟然这么节俭。

        

要知道,自己可是没钱才这么吃饭,那是穷的没办法。

        

徐行这可就是有钱还节俭,更加难能可贵了。

        

而且这人跟自己一样,吃饭吃的很干净,一顿晚饭吃下来,盘子光的连汤汁都不剩,深得张农心意。

        

可惜两人确实没什么共同话题可以聊的。

        

张农这人性格比较沉闷,有人搭话就回应两句,没人引导话题他就不怎么说话,只是自己闷头吃饭,吃的比徐行一块饭的还要快。

        

吃完后就坐在那里发呆,小小的个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等吃完饭后,两人一同回到寝室,晚上也没怎么说话。

        

大学新生大概都这样,除了自来熟的,其他人一开始都比较腼腆。

        

等到真的熟悉起来之后,才发现原来一个个都是闷骚,真要骚起来一个比一个来劲。

        

另外两位室友应该得明天才到,徐行躺在床上,心思便飞到了别的事情上,翻着手机确认一些信息,顺带计划着明天的行程安排。

        

临睡前,徐行已经熬夜熬到凌晨,快睡着的时候给颜池醋发了个短信过去。

        

【亲爱的老板】:明天有空不,到时候抽空陪我出去一趟?

        

结果没想到发过去没一会儿,颜池醋的回信就来了。

        

【醋醋】:嗯嗯!老板我没问题的。

        

……

        

第二天一大早,徐行就听到斜对面张农起床的声音。

        

一阵洗漱声过后,徐行瞥了眼下方,看到张农已经早早的收拾干净,坐在书桌前看书,这次似乎是在看跟计算机有关的科普书。

        

他没多想,倒头继续睡觉,一直到早上七点多的时候,才听到寝室门被打开的声音。

        

走进来的是一个样貌十分帅气的男生,皮肤十分白净,气质偏柔和,身高大概比张农稍高一些。

        

张农看到新的室友进屋后,连忙起身打招呼,一边自我介绍一边指了指徐行的床铺:“我叫张农,他叫徐行,你呢?”

        

“简嘉树。”进来的男生微微一笑,把两个行李箱和书包放到靠近门口的另一个书桌前,自我介绍道,“简单的简,嘉奖的嘉,树木的树。”

        

他的穿着跟张农有明显的区别。

        

张农就是很普通的T恤加短裤,看着也没什么搭配,衣服不知道洗过多少遍,应该是有些年头了。

        

简嘉树则是一身十分潮流的休闲男装,颜色以明亮的白色和浅蓝色为主,搭配他那张颇为俊秀的脸蛋,一看就是个特别容易吸引女孩子的人。

        

徐行在床上也招呼了一声,不过看了看寝室里的氛围,也没见有什么改变,于是倒头接着睡。

        

而简嘉树在自我介绍过后,就开始收拾自己的床铺和书桌。

        

一样又一样的东西从他两个行李箱里拿出来,什么桌布壁纸,彩灯壁挂,化妆台和书架,还有寝室床铺专用的悬挂置物柜。

        

各种琳琅满目的东西,看的对面张农一愣一愣的,完全没想到一个寝室书桌和床铺也能搞出这个多花样来。

        

不过在张农看来,这些东西都有些华而不实,纯纯浪费钱而已。

        

等快要到十点钟的时候,徐行下床上厕所,路过简嘉树的书桌,看到他这华丽的装扮,顿时忍不住“嚯”了一声。

        

这还真是个精致男孩啊?

        

搭配简嘉树这名字,妥妥的偶像剧男主角了。

        

徐行有些失笑,上完厕所后再次路过,正想着跟新来的室友聊聊天,结果就听背后的寝室门再次被打开,就听到一个十分热情的招呼声:

        

“兄弟们好!”

        

一个大高个的男生从门外走进来,后面拖着个大号行李箱,看身高,比一米八的徐行还得高出小半个头的样子。

        

“你好。”

        

徐行三人礼貌的招呼了一声,寝室四人总算到齐。

        

互相介绍后,最后来的男生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清了清嗓子,朝三人介绍道:“我叫吕鹏友。”

        

“女朋友?”徐行挑了挑眉。

        

“是吕鹏友!”吕鹏友大概是从小就习惯了这个玩笑,只是郑重解释道,“吕洞宾的吕,鲲鹏的鹏,朋友的友。”

        

这下子,四个人算是初步认识。

        

不同于前三个人,吕鹏友是个自来熟的,一进屋后也不急着收拾自己的东西,而是先从行李箱里摸出了个笔记本电脑。

        

看背面的logo,竟然还是菠萝公司的。

        

等把笔记本开机后,就又见他起身又掏出个菠萝手机,开始在寝室里面转悠。

        

“张农,你手机号多少?我记一下。”

        

靠在爬梯上,吕鹏友有意无意的晃悠着自己手里的菠萝手机,一边问张农,一边又看向另外两人,“你俩呢?也报一下呗,以后联系也方便。”

        

“我没手机,只有一个小灵通。”张农说着把自己的小灵通号码报给他,被吕鹏友记下来。

        

徐行和简嘉树也报上号码,大家都彼此记下。

        

然后吕鹏友就很自来熟的拍拍张农的肩膀嘿笑道:“小灵通这玩意都快被市场淘汰了吧?我建议还是尽早换个手机,像是菠萝的手机就不错。”

        

张农只是沉默的应了一声,没多说话。

        

倒是对面的简嘉树看到后,淡淡说了一句:“手机能打电话就行。”

        

吕鹏友没在意他俩的反应,又坐回椅子上,朝寝室三人问道:“你们打游戏不?CF?LOL?”

        

张农摇摇头,简嘉树也笑着摇头。

        

而重新爬回对面床上的徐行只想发笑,心想拿菠萝电脑打游戏也是个人才了。

        

不过看吕鹏友这颇为幼稚的炫耀心思得不到纾解,徐行也蛮可怜他的,干脆就顺着他的话应承道:“咦?你这是什么牌子的电脑啊?”

        

“菠萝的啊,我是他们公司忠实粉丝。”吕鹏友骄傲的给他展示手里的笔记本,“我打算等军训结束,再去买个平板回来玩玩,直接整个全家桶。”

        

“厉害啊。”徐行感叹了一句,又问道,“那能借我看看不?我这辈子都没用过笔记本呢。”

        

“行啊。”感受到了来自徐行的羡慕之情,吕鹏友顿时如同被滋润了一般,脸色都容光焕发起来,大气的把笔记本递给床上的徐行,“我的电脑放寝室里你们随便用,平时只要跟我说一声就行。”

        

好人啊。

        

徐行在心里赞了一声,毕竟他现在在寝室里正缺电脑用。

        

堂堂工作室老板,竟然连个笔记本电脑都买不起,说出去也够丢人的了。

        

不过徐行脸皮厚,一边在嘴上奉承吕鹏友,满足一下这位小兄弟的虚荣心,一边借着菠萝电脑登陆了一下自己的邮箱,确认还没收到来自AppStore的回信后,又退出来找了找别的信息。

        

跟昨晚在手机上的信息简单做了个对照,确认没什么大的出入后,徐行便把笔记本还给吕鹏友,还不忘夸赞道:“这电脑确实牛逼,运行流畅,打游戏肯定一级棒。”

        

吕鹏友明显很受用徐行的夸赞,哈哈大笑着接过电脑,直接就把笔记本关机收了起来,看这样子,他之前有没有在这电脑上玩过游戏都是个问题。

        

这时候已经临近中午,吕鹏友便提议大家一起出去找个饭店搓一顿。

        

但还没等张农拒绝呢,徐行就抢先说道:“今天周日,明天学校就军训,辅导员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找我们,这会儿就别出去吃了,食堂里随便吃点就好。”

        

下面的张农听到这话,连连连点头:“对对对。”

        

吕鹏友听到这话还有点不乐意,但在简嘉树也说去食堂吃比较方便,不想走远门晒太阳后,他还是勉强同意下来。

        

于是四个人便结伴出门,朝最近的食堂走去。

        

徐行也算是稍微松了口气,又避免了一次破财风险。

        

毕竟出去饭店聚餐,每个人少说也是十几二十块的花销,要是稍微奢侈一点,三四十块也未必打的住。

        

看吕鹏友这爱炫耀和要面子的性格,徐行觉得八成会是后者。

        

这三四十块要是换做朴素一点的吃法,估计都够徐行撑个三四天的了。

        

创业阶段,囊中羞涩,还是得低调行事。

        

想到这里,徐行不由微微叹气,跟着室友们来到食堂后,照例只点了两个素菜。

        

可喜可贺的是,今天新来的两位室友明显都是不差钱的主儿,简嘉树大概胃口比较小,点了一荤一素。

        

吕鹏友的胃口明显大了许多,点了两荤一素后还觉得不够,又加了一份可乐鸡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