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开小嫩苞、好深啊&肉肉写得很细的总裁文

2022年9月7日12:46:08嗯啊,开小嫩苞、好深啊&肉肉写得很细的总裁文已关闭评论

类似的会议几乎在世界各地发生着,随着陈攸的行为模式被各国智囊团一点点的分析出来,很快,一个令各国都无比悚然的事实被分析了出来。

嗯啊,开小嫩苞、好深啊&肉肉写得很细的总裁文

        

陈悠,这个全球第一名升到四级的畸主,正在以一种众人所没有发觉的方式,默默变强。

        

顿时,全世界的畸变势力都坐不住了……

        

……

        

“就是这里了。”

        

西国首都F市郊区地带,此时已经聚拢了五十余人。

        

这五十多人中,共有六名三级畸主,剩下的全都是二级畸主,数十名高阶畸主的聚集,令方圆数百米生人退避,虽然没有进入冬季,但却能感受到一种比冬季还要刺骨的阴寒。

        

不仅如此,在这些人的四周,还有数十台长达半米,造型怪异的仪器围成了一个环,这些仪器看起来就好像一个个面朝下方的圆锥,周身则有三条机械腿固定,此时三条机械腿纷纷矗立在地面上,似乎随时要扎入地下。

        

然而,这还只是一个开始,在众人的三十公里开外,还聚集了数以万计的军队,这些军队中有着成百上千辆的坦克和战车,他们在最外围成一个圈,将这三十公里的地界彻底隔离开来。

        

这些军队倒也罢了,只能达到一个维持秩序,防止不相关人员进入的目的,真正的主力,依然还是那六名三级畸主以及五十余名二级畸主。

        

此时,西国百分之八十的畸变力量都聚集于此。

        

看了看时间,一名戴着上将军衔,头发花白的老者缓缓走上前来,他看着对面一名梳着大背头的中年男子,有些神情不定道,“希尔维斯,你确定那个陈悠会来吗?”

        

“当然,对方一定会来的。”

        

叫做希尔维斯的中年男子摊了摊手,他有着一张惨白的脸,只是毕竟是白种人,这种肤色放在他身上并不显眼,只是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此时的他不禁轻笑道,“上帝给了我指引,这一切都是它告诉我的。”

        

“你的预知能力?”

        

老者不禁皱眉,“你不是说过,对方拥有屏蔽预测的能力吗,如果对方真是四级,那么一旦你预测对方,岂不是就会被对方所察觉?”

        

“所以,我并没有预测对方。”

        

希尔维斯好整以暇的回答道,“我说了,是上帝给我的指引……”

        

说着,他将手指向身后那一圈锥形的仪器,“这些朗基努斯之枪,便是上帝为那个人准备的礼物,而我则负责让他去见上帝。”

        

“好吧,愿上帝保佑我们。”

        

见此,老者只得泄气道,“那么现在可以开始了吗?我的士兵们已经等了四个多小时了。”

        

“开始吧。”

        

希尔维斯看了看手臂上的机械表,点头道,随即带着期待之色,看向不远处一座临时搭建出来的十字路口。

        

此时的众人身处F市的郊区地带,这里的四周是一片标准的西部荒原,可是偏偏在众人的不远处,出现了一栋建筑,这是一栋被大量红砖堆砌出的几面墙壁,墙壁之间两两弯折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一道十字形的路口。

        

接着,一名没有受到过任何畸变效应影响的金发士兵走了出来,这名士兵踏着军步,面色坚定的从人群中走出,并拿出一块眼罩捏在手中,最后来到了十字路口的位置站定下来。

        

“屠龙计划……预备开始!”

        

负责此次指挥的军令官看了老者一眼,见到老者点头,于是他一声令下,金发士兵立即拿起眼罩蒙在了自己的眼睛上,然后便彻底静静站在了原地。

        

“按照网络上的流程所说,这个时候仪式已经算是开始了。”

        

希尔维斯露出兴奋之色,他有些急不可耐的看着十字路口,静静等待着那一抹传说中的灰雾降临。

        

可是,随着一分一秒过去,他却没有感应到任何畸变力场的变化。

        

“果然没有来……”

        

半个小时后,上将军衔的老者首先遗憾的摇了摇头,“我就是过,你的方式并不可行,毕竟对方可不是没有思想的畸变效应……”

        

可是他的话语还未说完,他突然看到希尔维斯猛地抬起头望向远方,他随着对方的目光望去,却看到在远处天际的尽头,一道诡异的灰雾正缓缓浮现了出来。

        

“来了!”

        

希尔维斯眼前一亮,他的双眼在这一刻突然变得惨白起来,与此同时,远处那一片灰雾不知是风向问题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正以一种毫不起眼但却无比急速的方式出现在所有人的眼中,并一步步接近着这里。

        

“怎么可能?”

        

看到这一幕,老者却再次皱了皱眉,“对方又不是没有智慧的畸变效应,为什么在看到这里大片的军队和埋伏,依然选择去找此次仪式的主人?”

        

“哈哈哈!”

        

可是,希尔维斯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拍了拍老者的肩膀,轻笑道,“老伙计,这就是我的经验了,其实对方留下的线索很明显,显然这个世界是没有畸主能转瞬穿梭于各国之间的,相信就连四级畸主也做不到,可是如果对方有分身的能力呢?”

        

“分身?”

        

老者挑了挑眉,默默听了下去。

        

“没错,或许他的畸物中,有一项制造分身的能力。”

        

希尔维斯眯起眼睛,眼中浮现出一抹冷意,“可是,人类的意识却远远无法支撑畸变效应的本能,因此就算这个陈悠拥有分身的能力,他也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操控每一次占卜。”

        

“所以就会造成如今这种情形,他只是感应到这里有人触发了规则,于是便派出潜藏在我国境内的分身去完成占卜流程,于是才会出现了他似乎无所不在的假象。”

        

“可是实际上呢,无论他多么强大,毕竟还是人类的意识,而人类,有可能完美的操控每一具分身吗?显然不可能!因此,现在出现的灰雾并不是陈攸的原身,而是一名有着怪谈本能的畸变效应!”

        

“也就是说此时这个陈攸分身并没有察觉到这是一个陷阱对吧?”

        

老者这才恍然的点了点头,他微微松了一口气道,“那就好办了,说不定我们还可以活捉这具分身,从而解开陈攸几个月便升到四级的谜团。”

        

随着两人的话语,那团灰雾此时已经笼罩了十足路口,见此希尔维斯眼前一亮,他朝着身后略微打出一个命令手势,下一秒,数十台圆锥仪器便飞速启动,同时自动往地底插去!

        

瞬间,希尔维斯便感觉自己对畸变效应的感知开始飞速下降,就好像人类从地面上进入了水下,无论是他体内的畸物,还是四周空气中的畸变粒子,都变得迟滞且浓稠,难以如平时那般发挥出正常的力量。

        

“限制成功了!”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露出狂喜的神情,依靠科技的力量,他们最终还是创造出了能限制住三级乃至四级的科技物品!

        

而这种能限制畸变力场的仪器,则被取下了“朗基努斯之枪”的名字。

        

而此时那一小团灰雾的中央,一名身穿黑衣,面容俊美的男子正站在金发士兵的身前,只见他双瞳惨白、神情木然,似乎丝毫不知道自己早已被无数的畸主所包围,不仅如此,在朗基努斯之枪启动后,他的身体散发出的灰雾更是不断消散着,很快,整个人便彻底从灰雾中暴露了出来。

        

“看到了!”

        

随着灰雾散去,希尔维斯顿时眼前一亮,彻底看清了前方的人影,只见他有些吃力的朝前出两步,可是一旦走进朗基努斯之枪的反应立场内部时,顿时感觉自己被一股厚厚的重担压住了,于是只得后退放弃,同时冲着老者道,“昂里斯将军,你还在等什么,快去派人用铁网网住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