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荡邻居系列/一边吃早饭一边h高辣

2022年9月7日12:35:17yin荡邻居系列/一边吃早饭一边h高辣已关闭评论

     

别墅套房里的卧室门是木板做的,隔音效果并不完全。

yin荡邻居系列/一边吃早饭一边h高辣

        

殷鸾没有戴耳机,就用外放扩音器点开了云舒那条语音短信。

        

当她那平和柔缓的声音在安静的小厅里响起时,云舒坐在里头卧室,甚至也能隐约听见。

        

她听见自己微微沉凝的声音问:“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解释的吗?”

        

云舒想到那个光怪陆离的梦,烦乱地闭上眼揉了揉头发,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过了一会儿,她伸出手,摸到枕头边上的手机,深吸一口气,点开里边的留言。

        

殷鸾独特的,低缓轻柔带点沙哑的声音在卧房里响起:

        

“阿舒,你知道吗,我第一眼看到你时,好像看到了星星。星星在你眼里发光。我能够遇见你,真好。”

        

云舒手指放在手机屏幕上,眼睛盯着它一动不动。

        

殷鸾坐在屋外的小厅,他的五感那么灵敏,自然也听到了她放出来的语音。

        

两个人一个在屋里,一个在屋外。

        

他们都听到了彼此放出来的短信。

        

但谁也没有说话。

        

过了很久,云舒从房间里出来,打开门。

        

她直直看着他,表情平静:“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吗?”

        

殷鸾抬头,用一种难以形容的忧伤眼神看着她,深邃幽蓝的眸子里好似盛满了千言万语。

        

但他只是那样看着云舒,一句话也没有说。

        

“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害怕。”云舒靠在墙边,深吸一口气,仿佛做了什么决定般,目光坦然地看他,“只要你说。”

        

殷鸾眸光微微阖动,与云舒四目相对。

        

良久过后,他终究缓缓垂下了头,没有作声。

        

云舒:“……”

        

“不肯说?”云舒抿着唇角,淡淡盯着他,心里有股涩意,“不肯说的话,以后可就没这样的机会了。”

        

殷鸾唇瓣动了动,想张口,却哑然。

        

云舒面无表情看他几眼,转身进了房间,重新把门关上。

        

“今晚你就在客厅睡吧。”

        

她冷淡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来,随之扔出来的,还有一个枕头和一床薄被。

        

殷鸾看着紧闭的房门,和落在地上的枕被,眼里有些委屈。

        

……

        

一张房门,将两人隔绝成了两个世界。

        

云舒趴在床上,心情烦乱起伏,就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她想到了第一次遇见他时,他躺在海边的礁石滩,浑身都浸在水里,腰腹一片侵染的血迹,将身下的海水都浸红了。

        

云舒至今都忘不了,她初见他那一天的画面。

        

男人俊美如同漫画里走出的王子,皮肤冷白,唇色殷红,黑卷发湿漉漉搭在脸侧,露出的腰腹竟有肌理完美的人鱼线。

        

只是腹下几道血迹驳痕,侵染在水里,俊美冶艳到荼蘼的感觉。

        

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他抬回家,可等她进屋上楼去取个伤药的功夫,他却已经好端端站在了院子里。

        

云舒回想起那时的情形,才突然惊觉自己当时真是太粗心了。

        

海角村四周都是大海,他是从哪里飘来?他既没有溺水,也没有呛腹,却只是在腰上受了伤。而什么样的人落水后会在腹部受伤,他受了那么重的伤,又是怎么可能那么快就站起来的……

        

如果他是从就近的船只落水瞟来,那为何这么久了,从未有人来寻找过他……

        

而且她所一直认为的他脑子失忆,他是真的失忆了吗?

        

云舒抬手捂住面颊,想到这些,就觉得心头一阵乱七八糟,深觉自己完全就是个傻瓜。

        

她忽然别过手,看了看自己手肘上当时骑自行车擦伤的地方,那里已经白嫩如初,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她又起身挽起裤脚看了看膝盖。

        

也是同样的,膝盖平滑白皙如初,完全看不到一点皮肤擦破伤口的痕迹。

        

云舒就那样抱着双膝坐在床头,将下巴搁在膝盖上呆呆发了会儿愣。

        

她现在再回想当时那个医生说的话,说他的大脑不仅没有任何损伤,还比寻常人构造发育得更好。

        

可她却一厢情愿地觉得他是因为落水磕到了脑子失了忆。

        

从头到尾,他好像都没有否认过她认为他失忆这件事,他为什么不否认呢?

        

云舒忽然又想起,那天晚上,他们俩在海边散步时,她问他的头发是天生自然卷吗,他说了一句,从他有记忆起他的头发就是这样。

        

云舒突然觉得自己真可笑。

        

其实他从来就没有说过自己失忆,她却跟个傻子一样,在那儿自说自话。

        

是不是看在他眼里,觉得她好蠢好好骗啊。

        

她拉开抽屉,今天早上她将那条裙子叠起来放在了抽屉里。

        

抖开裙子,银河华光瞬间洒落满屋,云舒手指拂过光华如云的裙摆。才一个晚上的功夫,他身上既没有钱,也没有证件和手机,他是哪里拿来这条裙子送给她的?

        

云舒把裙摆盖到自己脸上,翻身扑在床上,长长一叹。

        

……

        

殷鸾坐在外间沙发上,听着里面云舒烦闷的长吁短叹,心里也很难受。

        

她问他,有没有什么话要对她说。

        

殷鸾有好多好多话,想对她说。可他又该说什么呢,他该如何开口说起呢。

        

说他其实不是人类,他只是因缘巧合从海底王宫化形上岸的一个鲛人吗?

        

她被吓到了怎么办。

        

她若是因为恐惧而害怕他怎么办。

        

鲛人在身份在人类世界曝光,必然会引起众人的恐慌和觊觎。

        

祖母再三叮嘱他,鲛人不能让人类知道他们的身份,否则会带来灾难,会受到伤害。

        

他终究和人类是不一样的,阿舒会接受他这样的身份吗。和她不一样的身份,一个奇奇怪怪的,人类眼中生活在海底的怪物。

        

殷鸾眼神悲伤,看着那扇隔绝他和她之间的木门,就那样一动不动在外厅坐着,一直到深夜。

        

……

        

云舒也毫无睡意。

        

她用手指摩挲着那丝滑垂顺的群裾,在床上翻来覆去烙饼一样睡不着。

        

她一会儿想到了自己的前世,一会儿想到那个在海底遨游的梦,一会儿又想到这个世界的剧情,整个脑子里乱糟糟的一团,理不清剪还乱。

        

云舒摁开手机,发现收件箱里还有一条未读语音。

        

她疑惑地微微拧眉,点开信息,听到段天泽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

        

“云舒,咳,我是段天泽。想必你也听出来我的声音了。我,我有些话想对你说。”段天泽的声音在那边顿了几秒,才继续: